守株待兔

6kfo福利!

可可爱爱uzj 表一下我59站定的决心 蛮短的 会有番外!

七月实习 日更要结束liao


……



|

  阴历五月初八,妖界门户大开,各色小妖凡修炼出人形皆可前往人界,如若取得凡人倾心均可久待于此。




  妖界现在也很先进的,共享翅膀和高速火箭炮也在发达城市普及了,无线网络全界覆盖,而且还能和人间互联——火透了的那些《produce101》、《偶像练习生》学员们可能打死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有一群长着长耳朵,大翅膀,毛绒绒尾巴的妖界追星族抹着泪追捧。

  尤长靖临走前拍着自己软绵绵的胸脯保证:好不容易修炼成人形,这次到人间,我一定能泡到那个香蕉娱乐的林彦俊。

  


||


 林彦俊最近养了只兔子。每隔几天就拍照发到微博上去秀。明明是只公的,他偏偏给人家起了个名字叫小静。粉丝天天在评论里吃兔子的醋,嚷嚷着哥哥要是再发“我❤️静”这样的文案就脱饭。

  事实证明,粉丝的第六感永远是准确的。

  林彦俊家的这只兔子真的不是普通的兔子,是只修炼了一百年的小兔妖。会变成人和他谈恋爱的那种。



|||


  一开始林彦俊真的没办法接受从电梯门口捡到的兔子成精了这件事。但后来脱离常理地想一想,有哪家正常的胎生兔子能“不小心”跑到18楼这种高层,然后懒洋洋地躺在路中间,毫不畏惧地直接把雪白的肚皮对着来人呢。

  兔子说他叫尤长靖,林彦俊足足愣了一分钟,才点点头说,好,那我就叫你小静。尤长靖黑溜溜的眼珠转一圈,立即反驳:“不行,你要叫我尤长靖。我妈妈给我取的名字,尤长靖。”

  林彦俊当时想笑,哇你们妖精家庭还挺有文化,也时兴翻字典取名字的吗?但是想想这句话终究还是不太礼貌,硬是给憋回去了,然后一字一句地叫他“尤长靖”。

  尤长靖坐在沙发上,白色衬衫的扣子一直开到胸口。林彦俊想,这个男孩子太白了,皮肤的颜色几乎都跟白色的布料交融在一起。他抱着抱枕,像这家真正的主人一样抬头看把手背得规规矩矩的林彦俊,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继续发言:“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为什么啊?”

  “因为我喜欢你啊林彦俊。我来,是要跟你生好多好多小兔子——”



||||


  林彦俊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尤长靖,他是男生,自己也是男生,生很多小兔子这件事可能有点不太方便——不对,自己是人啊,怎么跟他生小兔子?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只成精的小白兔漂亮又坦诚,林彦俊自认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但是尤长靖实在太对他的胃口,导致“一见钟情”这种浮夸的戏码彻彻底底发生在他身上了。

  尤长靖刚来的时候是小小的毛绒绒的一团,变成人形也是瘦瘦小小的,摸哪哪都有骨头硌着手。林彦俊半夜赶通告回来,尤长靖光着身子就跑过来直直撞进他怀里。林彦俊还穿着演出服,蓝色的丝质衬衫贴到尤长靖身上冷冰冰的,尤长靖打了个哆嗦,两只长长的耳朵突兀地从头顶冒出来。

  林彦俊被可爱得措手不及,摸摸他的兔子耳朵又摸摸他的脑袋,怔怔地站住了。尤长靖不满意,整个人把腿都缠到他腰上,他只得跌跌撞撞把人抱住往卧室走。把尤长靖压到水床中间的时候,林彦俊一边揉着男生的兔耳一边问了句“你成年了吧?”  

  “当然成年啦。我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妖界年龄跟人界还差一轮换算,但不管怎么样尤长靖在他们那里总算是成年了的,所以被问及年岁的时候才敢讲得这么理直气壮。

  林彦俊有些无语,他舔了舔嘴唇,强忍着从下腹烧起来的一把火耐心地解释道:“尤长靖,在我们这里,十六岁还是小朋友呢。”

  兔子耳朵精神抖擞地竖起来晃了两下,尤长靖歪歪头一脸天真:“我不介意做你的小朋友啊。”


|||||


  兔妖和人类还是不一样的,尤长靖也是慢慢才体会到这种不一样。一开始他和林彦俊make love的时候,总是被主导的,林彦俊做什么他就一味地接受,虽然觉得舒服,但并没有感觉到特别。但是最近他好像是渐渐领会到了什么诀窍,开始利用自己天生的优势为两个人增添情趣。

  有次林彦俊下了通告回来,刚一进门就闻到铺天盖地的香味。他循着味道一直来到卧室,就看到尤长靖穿着一身黑坐在落地窗边的露台上晃腿。明明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偏偏喜欢把自己包裹到那种性冷淡颜色的布料里,甜蜜反而就更加放射出来了。

  “你怎么这么香?”

  林彦俊大步走过去,用风衣把小兔子裹进自己怀里。尤长靖抬手勾住林彦俊的脖颈,整个人贴到他身上去。那股香味更鲜明了,这回是直勾勾撞进林彦俊心里去。奶味的,再加上一点花香和果香,甜蜜又清新。

  “我就是试试而已,没想到成功了。”尤长靖直起身,朝林彦俊眯着眼睛笑:“只有喜欢我的人才可以闻到哦。林彦俊,我是什么味道的呀?”

  林彦俊被他撩拨得不行,低下头要去解他的衣服。尤长靖歪着头握住林彦俊的手,说你不要急哦,我还会别的。紧接着小兔妖闭上眼睛,再一睁开的时候衣服就不见了。

  林彦俊被他逗笑,把他抱起来准备放到床上,手掌本来是托着他的屁股,但中间亲了他一口,那里突然多出了圆滚滚,毛绒绒的触感。尤长靖平躺在床上觉得不舒服,两只手臂扒住林彦俊的脖子跪在他腿中间赖着。

  “宝宝,你尾巴长出来了?”林彦俊摸着他的尾巴爱不释手,一边揉捏一边吻他的耳朵。

  “哎呀……”

  小兔妖有点尴尬,实际上是他修为不够,所以情绪激动的时候才会“原形毕露”。但他灵机一动,压低了声音对林彦俊说:

  “我妈妈说了,喜欢上一个人,就会长尾巴。”


||||||


  这里



|||||||


  小兔妖还是喜欢听别人连名带姓地叫他的,毕竟妈妈取了这样一个好名字,被叫到都觉得美滋滋。

  林彦俊除外。

  那人在床上提什么要求他都招架不来,更别提改几个称呼了。

  一开始林彦俊问小兔妖在家的时候妈妈叫他什么,小兔妖回答了“宝贝”,林彦俊下一秒就抱着整只兔叫宝宝,把尤长靖羞耻得兔脸通红。再之后他要在微博上秀恩爱,什么“小静”、“静静”之类的恶心名字也渐渐从网络上蔓延到情|事里,尤长靖也只能全部接受了。

  


*

  阴历七月初十,妖界门户关闭,各色小妖凡修为不够者不得再随意于人间妖界往来。

  胖了两圈的小兔子站在大门口分发林彦俊的手幅,十秒钟就被哄抢没了。小狐狸靠关系还得到了一张透卡,他拉着大尾巴狼的爪子回家,问小兔子说,看样子香蕉娱乐第一帅哥是泡到了吗?

  小兔子拍拍胸脯,那当然泡到了,这次我就不回来了。

  


fin


评论 ( 89 )
热度 ( 1576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