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有关

犯|罪的边缘试探罢辽





【“林彦俊大多数时间都比较冷静。”】


  


  尤长靖是知道的,林彦俊是怎样暗涌的一座火山。他白天的时候站在那里,眉眼里是冷淡,或者是抹不开的距离感,关住房间的锁之后他原本的样子就暴露出来。

  跟林彦俊恋爱有一点冒险,尤其是对于尤长靖这样的人来说,怎么想都觉得是占下风被欺负得眼泪涟涟的对象。

  林彦俊永远没办法被满足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尤长靖给他牵手,下一秒他还试探着想要十指紧扣,扣住了又觉得少,想要更多体温,于是整个人都要贴上来,胸口贴着胸口的紧紧拥抱。如果周围没有人,最好是在晚上,那么多一层布料都觉得不够紧密。

  如果抛开林彦俊心怀鬼胎。尤长靖睡着的样子客观来讲也是很诱人的。他睡觉的时候很乖,老老实实地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露出脖子以上很甜蜜的睡脸。月光下脖颈是很白的,不是恋人关系的话,骤然看到也很想要咬一口留下痕迹。呼吸均匀,非常安静的时候听到会觉得安心,但很意外的,会有想要把这种安心打乱的念头出现。对恋人来说,乖不是不可以,但是要亲手把他从“不乖”变成“乖”才行。

  林彦俊眼里的尤长靖就更不一样,这个人即使睡着了都在撒娇,睫毛像是蝴蝶翅膀,空气里很轻微地颤抖,对他刮起一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雪。嘴巴微微张开着但是又不完全,能看得见舌尖吗?露出一点点细微的红,但是被唇瓣柔软地遮挡住了。他脸上的一切都似乎处于待定状态,需要某人来开启,然后重新调整。

  在尤长靖这里林彦俊没办法冷静的,所以队友对他的形容用了“大多数时间”这种严谨的限制状语。

  尤长靖是真的睡着了的,而且是刚刚进入睡眠的状态。林彦俊把手伸到被子里去捏他的手,这样的状况太多了,尤长靖下意识地回握住,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那只手却不允许,很强硬的把五个指节往他指根的缝隙里塞进去,力度有些煽情,但还不到情|色的地步。于是尤长靖睁开眼睛,林彦俊俯下身吻就落下来。

  欺负刚刚睡醒的人是很容易的,而且半梦半醒中的尤长靖味道最好。林彦俊反正也是惯犯,他一边吻着一边把人揽起来抱到怀里。尤长靖现在这个情况根本不会躲,上铺室友还在睡觉,他不敢做什么大的动作。夜里男生的嘴唇是有点干裂的,林彦俊把它舔|湿了,让它再变回盛放时最动人的样子,然后舌头从善如流地钻进去,猝不及防地翻搅整个花园里的甘露,把甜蜜的全部都搜刮进自己的喉咙。尤长靖三分是顺从七分是宠爱,林彦俊任性,他干脆利落地全部接受,迷迷糊糊地享受一点偷懒带来的腻,自己的全部都主动交出来。心甘情愿地送。

  事态变得不受控制了,尤长靖整个人都被压在单薄狭窄的床板上,林彦俊用被子把两个人裹起来。动作稍微大一点会发出吱哑的声音,上铺偶尔翻身,带动着梯子和下面两个人的心都悬住了。不对,其实只有一颗心,尤长靖的心。

  林彦俊不冷静的时候就很疯,他那股劲上来了又很倔,如果尤长靖不让他做什么的话就是不喜欢他了似的。都是男人,被撩拨起来了当然都很难自控,尤长靖一边给自己找借口,一边欲拒还迎似的企图安抚林彦俊。他两只手在被子里面抓上林彦俊的肩膀,说话的时候很小声,“还有别人在诶”,绝对没有鼓励那人做点什么意思,但林彦俊偏偏会错意了。

  所以那天晚上是某人下面什么都没穿,两条大腿中间的肉软绵绵的,胯骨被男友捏着,让他的东西从最软的地方顶过来,然后赤红着脸努力并住完全没有力气的腿。林彦俊在他身上很小幅度地动,尤长靖把头侧过去,他不敢出声,连大气都不敢喘,真的像是被欺负狠了一样,眼睛憋红了开始生理性地流泪,连鼻尖也是红通通的一片。林彦俊心疼他这幅样子,心里明明知道这个人也是暗中纵火,却还是凑过去安慰他,宝贝地吻他的鼻尖,吻他滚烫的耳朵和脖颈。

  于是尤长靖这样就被说服了,他缓缓地迎合上去,在有第三人存在的空间里做这种事的确是不对,但是恋人之间没有什么“对”或者“不对”的区分,林彦俊已经做了波涛,那么他会澎湃起来也是必然的。尤长靖仰起头看到的是黄澄澄的上铺的床底板,那变成他的天空,那个天空随着林彦俊小幅度的动作起伏成破碎的星星,带给他深刻一生的爱情。

  


【“长靖就是,对每个人都很好。”】


  尤长靖是很甜的男孩,香水百合吧,或者薰衣草这样淡淡的又像是初恋的花很适合他。林彦俊来选的话可能不一样,虽然可能会让大部分人觉得不配,但罂|粟花——这种不应该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花种比较能概括齐全恋人眼中的男孩。

  漂亮而且容易中毒上|瘾。

  尤长靖在恋爱里其实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主导角色,他大林彦俊一岁,三百六十五天能多出多少故事不胜枚举,所以林彦俊遇到他就这样栽了也不算是“莫名其妙”。他是真的很喜欢林彦俊,所以会使一点小手段牢牢吸引住对方的目光,结果那位通常是傻傻的不能识破,甚至还在洋洋自得。

  林彦俊大多数时间算得上是不解风情,不然也不会顶着一张帅脸二十几年,谈过的恋爱一只手来算还嫌多。

  尤长靖有那种本事的。

  林彦俊坐在宿舍里看书的时候是很专心,刚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沐浴液的香气,沐浴液也是尤长靖送他的,淡淡的奶香和花香混在一起。还有点湿漉漉的黑发乖顺地垂下来,刘海的长度在眉毛附近停下,绝对不会挡住眼睛。带了黑框眼镜,从侧面看,面部是绝佳完美的深邃,下颌线的线条流畅又锋利,“男孩”和“男人”的特征在这里完美的交锋,形成一个林彦俊。

  通常香喷喷的人闻不到自己的香,对别人却很敏感。尤长靖很大声地关了门走进来,靠过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香味,用膝盖跪到林彦俊床边按着他的腿凑到他跟前问了句“是不是刚洗过澡了”,林彦俊一旦点头,尤长靖就若无其事地说“你好香哦,我们用了同一款沐浴乳”。

  本来林彦俊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书页上的,但是尤长靖是真的带了香气来。男友坐在旁边林彦俊整个人的荷尔蒙的释放都比正常多加了一倍。林彦俊动心时的信号很明显,神情会变得突然严肃,习惯性的把眉头稍微皱起来,因为口干舌燥所以忍不住要舔舔嘴唇。酒窝一般不会这么早出现在某人眼前,除非真正得逞——

  “干嘛?”

  尤长靖会问这句话绝对是已经预料到了下一步会发生的事情,他问的时候嘴角的笑是又娇又甜的。林彦俊从来不会呈现在镜头前的那种充满攻击性的好看此刻尽数展现到尤长靖面前,尤长靖还想要更多,所以一般会再拖延一阵。林彦俊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的时候尤长靖就灵活地跳起来,移动到桌前,隔着半米的距离朝他笑,拿节目用的日记本挡住鼻子以下半张脸。

  接下来林彦俊就也笑了,两腮的酒窝星星一样升起来,他穿了拖鞋走过来,很无奈地撑住桌子,把尤长靖圈在中间。长相有距离感的人温柔起来是无限量供应的,林彦俊稍微弓了腰,面部软化下来,眉眼都没有锋利的感觉,眨眨眼睛睫毛根根分明,尤长靖觉得又看到了星星,但这颗反射的光不是那种耀眼的类型,而是毛绒绒的。

  “拿开啦。亲一下。”

  尤长靖眼睛并不看向林彦俊,也不放开日记本。于是手被握住了,林彦俊握着尤长靖把那片隔阂拨开,然后很认真地看一会儿对面近在咫尺的人。两个人身上的奶味和花香完全融合到一起去了,这下甜蜜变得越来越浓郁,把热恋中的人围住了。

  “真的好——”尤长靖话还没说完,被结结实实地吻住,后腰贴着桌檐会觉得硌,但只是刚有了这样的感觉,就被对方用手掌护住了。林彦俊吻得太温柔了,尤长靖觉得自己被一团云软软的贴近,一直融进身体里去。他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林彦俊的样子,那人接吻的时候也皱眉头,尤长靖想以后一定要帮他改掉这个坏习惯。

  “甜?”

  分开的时候林彦俊贴着尤长靖的嘴巴小声地讲话。尤长靖没听懂,仰起头发出一个疑问的音节。林彦俊说“你好甜”。



fin。


评论 ( 89 )
热度 ( 1938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