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上)

(*林彦俊×尤长靖)

现实向 he

努力恢复一下日更罢辽~

因为限流我重发了4次dbq


1            

  林彦俊一定不会喜欢男生啦。


  尤长靖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听见陆定昊跟林超泽在讨论这个。他反手锁住门,把装满零食的袋子哗啦啦晃得很响。陆定昊抱怨了一声,尤长靖你怎么又偷偷去全时了。

  尤长靖抿了下唇,嘿嘿一笑混过去,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转头去卫生间洗手。

  不一定吧。林超泽继续说。我觉得是双。

  双?哈,我觉得还真可能是诶。


  尤长靖把水龙头的水开得哗啦作响,有点想要屏蔽掉外间的谈话,但又控制不住好奇心,在水流地间隙里伸长了耳朵。

  偏偏谈话戛然而止。陆定昊站起来去翻尤长靖的零食,把里面热量最高的几个挑出来摆在一边,趴在桌上写了个纸条“尤长靖禁止”。林超泽很欠地用荧光笔在后面打了好几个感叹号。

  尤长靖甩着手指上的水滴走出来,看到那五个字像是被刺了一下。他一晃神,肩膀就被陆定昊撞了一下。陆定昊是去开门的,他把林彦俊迎进来,尤长靖听见他说,哎呦,帅哥大驾。

  但是尤长靖的目光还停在那五个字上面:尤长靖禁止

  “怎样?魂飞了哦。”林彦俊拍了下尤长靖的腰,男生一激灵,很敏感地跳开了。林彦俊莫名其妙,嘟囔了一句“躲什么”,然后径直进屋去一屁股坐在下铺不知道是谁的床上。

  “尤长靖禁止?”林彦俊指着桌子上的纸条很好奇地问:“禁止他什么?”

  “什么都禁止。”陆定昊拆了一包零食递给林彦俊。林彦俊接过来了,下意识地抓一把分给尤长靖。尤长靖调整好心态坐到他旁边,把那一把心意接过来扔进嘴巴里。陆定昊都来不及阻止,他张张嘴又停住,看着尤长靖叹了很大一口气。

  林彦俊意识到了什么,转而拍拍尤长靖的肩膀:“吃一点没关系的。晚上再跟周锐一起跑步。”

  “尤长靖你明天会被体重秤吓死的。”林超泽幽幽地说。

  “啊?不至于吧。”林彦俊的手本来是搭在尤长靖肩膀上的,现在沿着脖颈爬上来,食指指尖剐蹭他的下巴,然后拇指也竖起来,煞有介事的捏了他的脸:“靠脸能蒙混过关。”

  尤长靖用胳膊肘把他推开,耳朵根绯红一片。他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话被陆定昊中途截住了。

  “林彦俊,你赶快加入我们阵营来吧。”

  “什么阵营?”林彦俊把坚果倒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地问。

  “禁止尤长靖再吃零食的阵营啊。”陆定昊掰着手指说:“我,林超泽,灵超,陈立农。就差一个你了。”

  尤长靖斜着眼睛看他,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是很娇俏的表情。林彦俊被这样看着,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上唇。

  “你们这个阵营字太多了,我们是尤腻腻阵营,是吧尤长靖。”

  “是啦,我长胖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尤长靖瞥了一眼那张“尤长靖禁止”的纸条,根本忍不住拼命上扬的嘴角。

  “走了尤长靖,我们组有人高音死活上不去,你救救他。”



  林彦俊跟陈立农待在练习室的尾部,尤长靖在前面,把曲谱卷成纸筒,仰着脖子手舞足蹈,声情并茂地给一个练习生讲解高音部分。

  陈立农用肩膀碰了碰林彦俊的,手掌在他眼前晃一晃。兄弟,回魂了。

  林彦俊把黏在尤长靖脸上的目光收回来,很从容的。转向陈立农时脸上还带着兴致盎然的笑。他下巴朝尤长靖的方向扬一下,说,他好可爱哦。

  “谁,你说谁可爱?”

  李希侃练完舞拿着外套路过,听到可爱又退回来。

  尤长靖。陈立农比了个口型。

  “啊。是可爱。”

  陈立农靠在墙上,懒洋洋的:“林彦俊,什么时候还我尤老师啊。我们就不要练习的吗?”


  还你?

  本来就是玩笑罢了。林彦俊第一次觉得自己走火入魔的一个瞬间是,不知为何想要争辩:不是“还你”,而是尤长靖本来就是“我的”。


  “对啦对啦,就是这样!很棒!”

  高音困难户飙出一句合理的高音,尤长靖一边兴奋地鼓掌一边看向站在练习室后面的两个人。目光率先对上的是林彦俊的手机镜头,然后才是陈立农竖起的大拇指。

  尤长靖转了个身把左脸对着林彦俊的手机,那人却反而不拍了,很潇洒地把独享尤长靖右脸的甜蜜揣进了兜里。


  “尤老师不错吧?”

  陈立农拉过尤长靖,有点像是宣誓主权。为了帮忙林彦俊的组员,尤长靖空出了将近一小时的时间。陈立农多多少少有些不开心,当然,不是针对尤长靖。

  “他当然知道的。”尤长靖打圆场,插在两人中间,虽然根本就挡不住视线的交锋。“农农我们赶快去隔壁。”

  林彦俊伸手拉了尤长靖一把,尤长靖晃了晃陈立农的手,让他先过去了。

  “晚上一起吃饭吧?”林彦俊说。

  “嗯。”尤长靖用了平声。他们一直是一起的,所以这并不是例外的提议。

  “刚刚……有影响到你练习吗?”

  “神经病啊,你跟我还讲这个干嘛啦。我走了。晚上来找我。”



2

  林彦俊最近在看剧,不训练的时候在寝室里昏天黑地。陈立农有时候也和他一起看。画质糊得不行,两个人还是津津有味。

  尤长靖去找林彦俊说话的时候女主正在大雨里透心凉,林彦俊仰起头磕到了床板,嘴瓢说了句“程又青——不是,尤长靖,你干嘛?”

  “别离这么近看手机,你眼睛不要了?”

  “……所以干嘛?”

  林彦俊收了手机,斜靠在床上懒洋洋地看着他。

  “陆定昊这次的排名……他心情很差。你知道……我们两个太好了,我没办法冷静安慰他,还是你——”

  “你们两个有多好?”林彦俊的声音看不出情绪的波动起伏,但尤长靖听来这句话阴阳怪气的。紧接着林彦俊吐出下面两个字,应该是没憋住才从口齿间滚出来的:“我呢?”

  尤长靖噗嗤笑出来。陈立农在上铺都没忍住,笑出声来。

  林彦俊倒是很理直气壮:“我找准我的位置不可以吗?”

  “你是李大仁,你是程又青!我认证哦!”陈立农从上铺探下头,指着两个人,然后比了个ok的手势。不过是在调侃罢了。尤长靖没听清,他还想问的时候,就被林彦俊推出宿舍了。

  “什么程——”

  “他一个小孩懂什么。你别听。”林彦俊说。


  他们香蕉的四个练习生找了一间空的练习室,林彦俊戴了副黑框眼镜,讲起话来一板一眼的。他说努力的过程本身也不是给别人看的,但有人刚好看到了算我们幸运,大多数人都只在意结果。

  如果还没做到位的话不要觉得不公平。我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不给我投票,说明我没到达他们眼里那种高度。

  尤长靖看陆定昊眼睛红红的,自己也跟着想哭了。林彦俊瞪了尤长靖一眼,尤长靖只能硬生生把眼泪给憋回去。

  陆定昊抬起头问林彦俊,那你呢,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觉得你很好啊。我会投票给你。你的高度在我这里是达到了的。

  尤长靖跟林超泽也点头:达到了的,在我们这里也达到了的。

  之后陆定昊心情好像好了很多,林超泽跟他一块回宿舍摘美瞳了。尤长靖跟林彦俊留在练习室,他碰了碰林彦俊的手臂:“谢谢哦。”

  “哦,那请我吃夜宵吧。”

  “哈?你不应该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吗?”

  “为什么是我应该做的?”林彦俊脸上的表情是理所当然的莫名其妙:“你叫我来的啊。”

  这种感觉很微妙。尤长靖不是第一次被林彦俊在所有人当中清楚地划分到和他单独的阵营里去。于是他没有再说别的什么,拍拍屁股站起来,顺手拉了林彦俊一把。

  林彦俊问他我们去哪?

  尤长靖说去全时啦,我买单。



3


  陆定昊拖着行李连夜离开,只留下一张“尤长靖禁止”的纸条,还有一点点小秘密。关于“林彦俊会不会喜欢男生”这件事情,他走了之后再没人探讨过。

  可尤长靖还是心里打了一记隐隐约约的问号,得不到回答也无关紧要,只不过是始终横亘在脑海里某个角落,夜半偶尔会堵塞正常的思维。

  有天他是真的忍不住了,跟灵超一起训练的时候偷偷摸摸地问他“你说林彦俊是不是‘双’啊”。他问完这个问题充满了愧疚感,面对灵超投来的狎昵目光意料之内的脸红了。

  “你不如问问我,林彦俊会不会喜欢你。”

  “不不不,我没有——”

  “不会吧尤长靖,你思想这么闭塞,你不会不接受这个吧?两个男生——”

  “也没有……不接受的意思。”

  “那你害羞什么?”

  那倒也是不是害羞。尤长靖和林彦俊的关系,可以算得上亲密到了“任何事情都可以向当事人求证”的程度,可他现在着实心里有鬼,一切有关喜欢的字眼都没办法面对面地讲出口,所以这样曲线救国的方式让他对林彦俊怀了点愧疚,才会不自然地脸红。

  “他对你很好诶。我只是说我站在外人的角度看出来的。”

  “你对我不好吗?”尤长靖反问。

  “所有人都对你很好。可是林彦俊又不是对所有人都很好。你想想这个。不过……如果你们是纯洁的革命情谊,就别想了。”

  灵超虽然年纪小,但也是真的灵。他很懂“那个”——就是尤长靖比较迟钝的部分。其实也不能说是迟钝——实际上他也敏感,只不过比任何人都懂得怎样用坦荡的行为来掩饰某种不安。

  林彦俊突然从练习室门口路过,灵超跳起来朝门外挥手,叫了几声“哥”。对方没有反应,干脆扯开一副好嗓子喊起“林彦俊”来。尤长靖有点无奈,他坐在椅子上看灵超,眼神里都是对小孩子胡闹的包容。

  林彦俊拉开后门探头进来:“你们干嘛?”

  “你进来坐一会儿,我出去有事,怕长靖一个人无聊。”

  男孩偷偷朝尤长靖吐了个舌头,关掉练习室的门一溜烟跑掉了。尤长靖觉得这情景有点好笑,感觉像是回到了高中时代,两个传了绯闻的男女生稍微靠近一点就要被几个好事的同学起哄一番。他也确实低着头笑出声来,灵超幼稚,可是幼稚得天真又可爱。

  “你笑什么?”林彦俊显然是接受了这个借口,看到练习室里没有多余的椅子,干脆直接坐在了尤长靖面前的地板上,仰着头戳了戳那人的膝盖。

  尤长靖很少能看到这个角度的林彦俊。他连嘴角的笑意都还没收住,脸颊就先红了一片。

  他平时不会对林彦俊脸红的。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会为自己的好朋友神魂颠倒。

  “随便笑一笑不行吗?”尤长靖抿住嘴唇,按着林彦俊的手腕把他的手从自己膝盖上挪开,拿卷起来的曲谱敲了下他的头:“你的part练没练好?我检查一下。”

  “尤老师这么严格?怪不得灵超都被你吓跑了,现在休息时间诶。”

  “灵超比你乖多了,让唱就唱。”

  林彦俊撑着尤长靖的腿站起来,一本正经地摆出一个挺拔的姿势:“那我也乖一点吧。”

  尤长靖看着他有点看呆了,林彦俊“will be ok”的时候差点破音,才把尤长靖从晃神中拉回现实。男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刚刚没发挥好,重新来一次”。

  “来什么来,刚才听你说话嗓子都是哑的。”尤长靖扯了把林彦俊的袖子:“不是跟你说了吗,高音练习要适度适量。很晚了,回宿舍吧。” 

  “你呢?”

  “不知道灵超到底跑哪去了,我再等等他。”



4

  相比尤长靖,林彦俊其实更习惯于去猜。他对尤长靖明明暗暗的偏爱几乎一览无余,但尤长靖不是这样的。尤长靖太坦荡了。有些别人讲了会觉得暧昧的话语在他嘴里开出天真单纯的花,一落地就成了纯洁的果子,诚挚地宣告了“我的喜欢不容曲解”。

  观众很难去曲解,但不代表当事人不能。

  林彦俊时常在想,尤长靖说那些话的时候心里有没有一丁点的情愫。比如“很体贴很会照顾人”、“你在我心里是一个白马王子的存在”、“他有一颗很甜美的心”——

  他听了这些会脸红,会忍不住偷偷瞄尤长靖的耳朵和脖颈会不会带了和自己一样的红色。但结果是没有。


  “林彦俊,我昨天是不是把手机丢在你床上了?”

  很晚的时候尤长靖敲开宿舍的门,只从外面探进一颗头来,手拉着门板卡在自己脖颈上。有点像是鬼故事,但又找不出哪里会有这么可爱的一只鬼。林彦俊走过去拉开门,下意识揉了揉尤长靖的脖子。

  “自己找。”

  林彦俊正在整理书桌,进来之后只留给尤长靖一个背影。

  尤长靖在林彦俊的床边拿到了手机,抬起头的时候磕到了脑门,很干脆的响声,他转头扑到林彦俊的后背上搂住他的腰:“林彦俊你的床杀人啦。”林彦俊闻声回过头,好气又好笑地转过身来,把人架着脖子按在怀里,另一只手揉上红通通的额头。

  陈立农正沉迷偶像剧,看到下铺的场面,捏着嗓子台词张口就来:大仁哥,又青姐?你们是……在一起吗?

  林彦俊下意识地用女生的腔调接上:不是啦,我和他只是好朋友而已。

  尤长靖推开林彦俊:“你们俩疯了吗?”

  陈立农跟林彦俊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捶着床笑了一会儿,眼睛又黏到屏幕上去了。林彦俊也笑,拽着尤长靖的手臂又帮他揉了揉额头,解释道:“开玩笑呢。我们在背台词。”

  尤长靖委屈地摸着额头,手在兜里翻了翻,掏出一板含片扔到林彦俊床上:“麻烦灵超放学的时候从药店带的,很管用,晚上吃两片。决赛快到了,不要过度用嗓子,我前天听你唱已经很好了。”

  林彦俊拿起来,翻来覆去地看。

  “我走啦。你们俩不要熬夜看剧,会猝死的我跟你们讲。”男生临走时故作凶狠地用手指在虚空中点了点,最终在某人耳朵里仍旧变成了甜蜜的嘱托。  


tbc-

(中)

评论 ( 63 )
热度 ( 2015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