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番外(一)




不打tag 只是24章的一个衍生 与正文无关了

时间线跟现实不重合 不要过分纠结。纯属虚构不要当真哈。

这雷酒驾超速的朋友绝对不要点开链接 看完了再骂我那nbsr❤️




  大概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跟林彦俊互相道了晚安之后,尤长靖立刻打电话拜托随行的助理订了隔天回北京的机票。隔了几分钟,微信上发来了行程截图,马来西亚中转香港再飞北京。解释是“符合时间要求的直飞航班全部售空了”。尤长靖拇指点在那张图片上,犹豫了半分多钟最后还是点了转发,在列表里选中林彦俊的名字,然后果断关掉了手机。

  尤长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抱住床边的大型玩偶,把自己整个人都缠了上去。夜很深了,他捏着玩偶的鼻子小声地自言自语:“林彦俊。你好坏啊。你把我变成笨蛋了知道吗?……

  你怎么就不能学点好啊,总是带坏我这件事合理吗?我谈个恋爱而已怎么谈成小学生了……

  烦死了。哎算了。我回去的话,林彦俊……”他抿起嘴唇,之后用牙齿咬住了唇肉。身体某处传来的空虚感和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想联翩刚好相互应和,热潮从嗓口一直绵延至最私密的那个部位。尤长靖吸了口气,两只手放开玩偶,缓慢地伸进被子里去。

  “彦俊……”


  隔天打开手机的时候收到了林彦俊发来的消息,对方先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怎么没有直飞航班,迟迟没有得到回复之后又自说自话起来,到香港之后发个消息给我,有事找你帮忙。

  是非常平静的语气,但两句话中间足足隔了半小时的时间,某种故作镇定的伪装昭然若揭。尤长靖几乎想象得到手机那头的男孩是如何惊讶地被消息震醒,又是如何一边傻笑一边打开携程订阅航班信息,在脑内上演了几百出恋人重逢的小剧场之后,又假装毫无波动地敲下了第二句话。幼稚又可爱。这样确实是林彦俊。尤长靖回复一条语音,笑意满满的“好”。

  其实中午飞机在香港落地之后他就有某种隐隐约约的预感,给林彦俊发了个表情包,那边立刻给出了回复。果然是【不要走中转通道】。尤长靖跟助理胡乱编了个理由,让他自己一个人负责行李以及完成下半段旅行,然后戴上口罩溜之大吉。

  【1出口蓝色面包,牌照*****】

  【你想干嘛?拐卖人口啊?】

  【给我走快点。】

  尤长靖拿着手机跑了两步,在心里埋怨这人怎么语气这么凶。可是——能在这座非常陌生的城市里和他最喜欢的男孩见面,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他脑海里,立刻将他整个人都统统点亮了。随便他说些什么,我真的好想他,想要快点见到他,然后再也不要和他分开了。

  那辆蓝色的面包车很好找,尤长靖隔着玻璃窗一眼就看到了带着墨镜坐在前座的林彦俊。虽然早就已经猜中了他心里的小算盘,拉开后门上车的那一秒心脏跳动的频率仍然是疯狂地超出了负荷,尤长靖直愣愣地拉着扶手,因为顾虑司机的存在所以难以开口,只是“啊”了一声,另一只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林彦俊直勾勾地看着右视镜里面的尤长靖,咬住嘴唇,低低地用粤语跟司机说了句“可以走了”。

  他说粤语真好听,尤长靖想到林彦俊吻着自己耳廓的嘴唇,感觉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成为了一个吻,紧紧吸住了他所有的感官。他们一路无话,尤长靖看到司机不时好奇地通过后视镜打量自己,因此一直都没敢摘下口罩。索性路程并不太远,只几站地的时间就到了目的地。

  一家比较华丽的酒店。林彦俊应该是已经办理过了入住,把尤长靖拉进电梯里,手指一直都没有松开的袖口。被三三两两的男女夹在中间,电梯上升时尤长靖一直低着头不太敢抬起来,可是又忍不住拿眼角的余光偷瞄林彦俊。他今天穿了件蓝色的丝质衬衫,自带滤镜效果,像极了港片里的男主角。好帅啊。尤长靖小鹿乱撞地想。

  事实上电梯里不止他一个人在偷瞄林彦俊。甚至有几个女孩出了门还光明正大地回望过来。尤长靖从心底摇摇晃晃地升起了一种得意洋洋,他暗暗地往林彦俊身上靠了靠,感受到那人手上的力量更多了几分。终于走出封闭的钢铁匣子,林彦俊拉着尤长靖往前走,在走廊尽头掏出房卡刷一下。

  隔离。

  尤长靖摘了口罩扔在一边,紧接着把林彦俊的墨镜也拿了下来。林彦俊二话不说把他压在门板上,做出一个接吻的姿势但又迟迟没有吻下来。尤长靖很甜蜜地笑了,温温柔柔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下巴,舌尖还貌似不经意地伸出来,用带着柔软的滚烫来撩拨一下对方。

  “老实交代,”尤长靖把两只手臂抬起来缠上他的脖颈,稍稍歪了下头:“怎么过来的?你以为自己在拍电视剧吗?”

  “订了飞深圳的机票,偷偷过关来的。之前办过通行证还没过期。”林彦俊非常着迷地看着尤长靖的眼睛,说话的时候意识都是有点游离的。他们确实都疯了,甚至完全沉溺其中。

  尤长靖笑得更开了,紧接着凑林彦俊更近了些,两人额头相抵,鼻尖几乎贴在一起。他小声说:“林彦俊……你今天好帅哦。是因为我吗?是为了来找我吗?”

  林彦俊亲了下尤长靖的鼻尖,让他的身体和自己的贴得更紧密。这房间里里仿佛弥漫着什么黏稠的气体,稍微张口吸进肺里就几乎要把心脏和嗓口紧紧贴在一起。林彦俊觉得尤长靖每每眨一次眼睛都在搔刮着自己的心,几乎想要将他立刻剥光吃干抹净,可自己还有太多爱意要说给他的耳朵听,连接吻都没办法代替。

  “嗯,因为你。特别想见你就来了。”林彦俊每说一个字都吻在尤长靖脸上,尤长靖觉得痒就笑着躲开,身体轻微地扭几下。见到恋人之后他每一块皮肤都在闪闪发光,还萦了一抹淡淡的鲜嫩的甜粉色。就像是糖衣,非常炙热地邀请着来人迎接更甜腻的内里。“不准再乱跑了,下次必须要带上我才行。”

  “哈?为什么带你,比助理哥哥有用是不是?”

  “当然啊,我功能很多的,你感受一下好不好?”

  “不要,我感受过了的,带你的话我会很累,唔——”

  (点此阅读下文)

 图链

 图链2

-fin-

评论 ( 75 )
热度 ( 1933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