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24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前文: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19-20  21  22-23



24

  

  其实男生们大多会有这种体会——从十五六岁的时候开始,甚至更早,就再没有了被当成“小朋友”的待遇。不论是长辈们还是同龄人,都会时常把“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句话挂在嘴边。有点不公平的是,男生心智成熟的时间相较于女生来说会更晚一些,在某个同样需要被宝贝的时段里,他们“被迫”地长大了。

  再往后,他们成为某对情侣中的二分之一,往往也要承担着“保护对方”的责任。要做高大的支撑者的形象。不能坍塌,不能曲折,当然,也不能稍显软弱。

  所以没有人会讨厌那段时间——还在做小朋友的时候。不用努力地区分好坏对错,只要认定了,只要表现出喜爱,顶多是花费多一点撒娇或是耍赖的功夫,终于还是能够得到想要的结果。以及会被无条件的宠爱。那种宠爱是毫无底线的,甚至法律都没有资格牵制。

  所以在一段恋爱中,如果有幸能够成为某人的“小朋友”。那么无疑是被宣告拥有了通往甜蜜梦境的资格。

  林彦俊还是很惊喜的,即使在这段感情里他表面上是占据了某种主动的地位,但仍然能够无孔不入地感受到尤长靖的宠爱和包容。他这一秒非常真切地意识到他跟尤长靖之间年仅一岁的差距——339天——这个数字使他自然而然被对方归进“需要保护”的领域中,也使他能够非常安心地享受这种特权。

  尤长靖温柔缓慢地抚着林彦俊的背,像是要把他几乎快长出翅膀的不安全部都按回原处。

  “那你早点回来。”

  林彦俊的语气也变得黏腻甜软,男孩并不是不擅长撒娇,而是长大太久忘记了这种本能,如今终于被男友慢慢激发出来。

  “好啦。”尤长靖嘴上这么说着,却并不急着推开林彦俊。他把左边手肘曲折起来,手心热热地停留在林彦俊头顶,用指尖有意无意地勾起几缕碎发又松开。

  林彦俊直起身,尤长靖又伸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刘海。

  “帮我收一下行李好吗?”尤长靖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拿起来。他实在受不了滴滴滴的噪声,干脆开了静音。

  “嗯。你去干嘛?”林彦俊乖乖在行李箱前蹲下,顺手从床上拽了一件衬衫下来,就着行李箱的盖子整整齐齐地叠好。

  “出去打个视频电话。你乖哈。”尤长靖出门前用指尖点了下林彦俊的肩膀,轻轻的,明明像是没有挨上过皮肤一样,却让林彦俊真实地感受了所谓悸动。  


  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

  “收服”。

  林彦俊是被尤长靖收服了的。他自己也清楚。


  隔天尤长靖起床时林彦俊还在旁边很熟地睡着。他把自己收拾停当,连行李箱都轻轻抬起来搬到了门口,才凑到那人床边,拿一根手指碰了碰他的脸。

  林彦俊是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几秒钟后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走啦。”尤长靖任由他握着自己,轻声说。

  “这么早?”林彦俊好像是清醒了些,空余的那只手揉了揉眼睛。

  “嗯。你多睡一会儿。到家发微信给你哦。”

  林彦俊盯着尤长靖看了几秒,有点呆滞的样子,目不转睛的。可是即使这样也很帅啊,尤长靖被看得心动,他握下他的手,俯身实打实地亲在他嘴上。林彦俊没张嘴,他于是把舌尖吐出来,很轻盈地润湿了那人清晨还有些干涩的唇,然后抬起身。

  林彦俊下意识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巴,尤长靖起身的一刹那他不自觉地稍稍抬起身追过去,但下一秒就被按住了肩膀。

  “按时吃药,这样回来才不会交叉感染。”

  尤长靖拖着行李箱出去了,关门的声音都是安静的一声——“咔嗒”。林彦俊思考他最后那句话的含义时觉得自己好像还在梦里,可男生口齿中吐出的热气又真实而飘悠地荡在耳边。他的舌尖,还有手指的轮廓全部都被脑海中的记忆清晰地描摹出来。

  是真的很热。

  林彦俊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彻底清醒了。他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呆,然后去把窗帘大敞开了。外面天刚蒙蒙亮,甚至道路两旁的路灯还没有灭掉。他把手机攥在手里,想着尤长靖现在应该还在去往机场的路上。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少女心,为什么现在就开始——好想他。


  尤长靖飞机落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报平安,他要去电台录节目所以没办法直接回家,现在几乎是归心似箭。不过踏上最熟悉的这片土地之后确实更多了些能量,尤其是被一群高举着自己应援物的本地女孩簇拥着向前的时候——有了实感。

  至少是更靠近了一些——

  和当初离开这里的目的相比,真的有和自己想要变成的人更靠近了一些。

  尤长靖坐上车之后给林彦俊发了几条消息就把网络关掉了,他掀开挂在车窗上的布帘,把头靠在玻璃窗上。

  熟悉又陌生的路,草,花,蓝天。这一次他想要仔仔细细地看一遍。


  电台节目的录制真的很简单,不过就是随口聊聊天而已,经纪人说的“放松一下”这样看来确实是巨大的福利。尤长靖昨天就约了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一起吃午饭,他才换好便装出了演播厅,一眼就看到了那些久违的面孔。

  还真的是很久不见了。

  尤长靖看着学生时代的一起长大的男孩们还有点感慨——在过去的时间里,他脑海里有关“朋友”的概念兜兜转转也都停留在大厂里,从第一名再到第一百名,好多名字如数家珍。

  但其实,原来自己拥有的还不仅仅是这些。

  曾经他们也是亲密地交换难以启齿的暗恋,或者是羞于表达的梦想,这样的关系。并且现在看来应该还可以非常漫长地持续很久。

  尤长靖对朋友们坦然承认了自己年轻又危险的爱人,另外几个人都表现出好奇来。提问的关键词大概是关于“林彦俊”、“怎样的人”、“进展”、“原因”,这样。

  比如“长靖,我以为你不会做这种叛逆的事来着。虽然之前你说要去学音乐,要出道,要去中国发展,我都没觉得惊讶——但跟林彦俊谈恋爱……这件事听起来和你的名字不沾边。”

  再比如“他到底怎么把你追到手的?”

  尤长靖提到林彦俊的时候目光就骤然变得温柔了。他放下筷子,喝了口甜得很热带的果汁,左手托着下巴开始形容:“林彦俊啊……他,就挺好的。”

  “哦呦……恋爱的臭酸味!”

  “不是,就算不跟他谈恋爱,他也是挺好的人。”尤长靖认真地说:“看起来虽然不太容易接近,可一旦接近了就会发现全身上下都是优点。有趣,单纯,很热血,而且还……有点笨。不熟悉的时候觉得拽拽的,但熟悉之后就发现,他其实活得好真诚哦。不管对人还是对事,真诚得有点一根筋了。我跟你们讲,这种人其实特别容易受伤。所以我就很想保护他。

  真的哦,我超想好好照顾他的。”

  尤长靖啰啰嗦嗦地说完这一通,也并不在意到底有没有人听进去了。他现在整个人都变得柔软又甜蜜,尽管饭桌上的话语很快转向了其它话题,尤长靖仍然因为“林彦俊”这三个字波动着暖洋洋的余韵。

  星球上的一朵玫瑰开在玻璃罩子里可能是美,但拥有了爱情之后就变成娇和艳。

  “你出来这么久不跟小男朋友汇报一下,他不会难受啊?”有人起哄说。

  “他有自己的事情做啦。”尤长靖笑得眉眼弯弯。



  晚上回家之后尤长靖跟家人聊了挺久,终于回到房间里,有点像是主动完成作业的小学生,拿出手机给林彦俊发了一个视频邀请。那边只延迟了大概几秒钟就按了接通。

  于是林彦俊出现在有点模糊的视频画面里。他穿了件宽大的体恤,丝毫不在乎角度的把手机胡乱举在脸前,好像只要能看清尤长靖就可以,并不理会自己是不是能被清楚地看见。

  “手机拿远一点啦。”尤长靖把手机放在支架上,好笑地看着那头只露出半张脸的笨蛋。

  “在干嘛?”林彦俊总算也固定好了手机,但给出了一个仰角。不过还好长了一张经得起各种考验的帅脸,即使这样看过去面容也完全无可挑剔。

  “刚跟爸妈聊完天。你呢?”

  “我——”

  “不准说你在想我。”尤长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摄像头。

  “……那就,刚洗完澡。”林彦俊低着头笑了,然后又抬眼看向尤长靖,迅速地说:“真的想你。”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段数是不低,自己隔着十万八千里都能被撩得脸红心跳,只得掩饰般地,两只手臂在书桌上胡乱划着,随便拿过一本书翻看了两页,又放回到一边。

  林彦俊知道他迟迟不讲话又低下了头是因为害羞,他看着尤长靖这个样子只觉得心底发痒,那人身上放射的甜蜜能量隔着屏幕被抹杀了一半,却仍然威力强大——好想抱抱他,然后捏一下他脸颊上软乎乎的肉。想在他耳边调侃地说一句“害羞啦?”然后跟他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吻。

  异地恋真的很要命。三天,一分钟都很要命。

  林彦俊对着屏幕发了一会儿呆,连尤长靖都看出他走神。

  “诶,林彦俊。”尤长靖叫他。

  “嗯?”男生目光里还带着半团雾气。

  尤长靖托着下巴说:“我刚才想了一下,觉得挺好的诶。”

  “什么好?”

  “如果你来我家,我就带你去吃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那家店,今天路过的时候发现居然还开着诶。”尤长靖转过头环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还有椅子后面那张由他一个人霸占的双人床。“这次回来,觉得我的房间有点空。”他小声地说:“如果……”

  尤长靖说话的时候慢慢的,好像是在脑海中同步幻想了描述的画面:“如果你也在就好了。”

  林彦俊半天都没讲话,尤长靖有点害羞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睛也惴惴不安地瞥向别处。

  “宝宝,想我了对不对?”

  林彦俊好温柔。

  那一秒眼眶里都蓄起了泪花。尤长靖仰起脸又把没出息的液体憋回去了。

  “好了,在家就好好玩,回来就不空了,乖。我等你呢。”

  “什么啊……你少用那种语气跟我讲话。”尤长靖揉了揉眼睛。

  林彦俊在那头笑了几声,清了清嗓子:“不让我远程参观一下你家?就当一日游了。”

  “我爸妈还没睡呢。”

  “那我跟伯父伯母打个招呼是不可以厚?”

  “可——以——啦。”

  尤长靖把手机拿起来,对着自己的房间转了一圈,那书柜上的摆设都一一给镜头展示了。有半面墙上贴着各式各样的奖状,他有点得意的跟林彦俊讲起它们的来历,每一年每一月份都如数家珍。林彦俊在那头听着,不时笑或者附和两句。紧接着他把手机拿出去,爸爸刚好在客厅沏茶,尤长靖把摄像头转过去,拿着手机介绍道“爸,在和林彦俊视频,他要跟您打招呼呢。”

  “伯父好久不见!”

  “妈,你来你来,林彦俊。”

  “伯母好,您越来越漂亮啦。”

  两个长辈对着镜头里的帅哥笑得合不拢嘴,但视频画面的延迟有点阻断双方的交流,总是一边高声地问候什么,另一边更高声地说一些不太切题的叮嘱表示自己对年轻人的喜爱。类似“彦俊要好好注意身体”、“天凉多穿点”、“别太累了”、“保护嗓子”。

  尤长靖把手机从他们面前拿开,林彦俊隔了老远还在喊“伯父伯母再见”,尤长靖笑着把父母关于“有礼貌”的夸赞阻隔到背后,去到走廊尽头的琴房,他一边推门一边对林彦俊说“他们俩跟我一样,就喜欢长得好看的人。”

  “又夸我啊?”林彦俊笑道。

  “因为我男朋友真的很帅。”

  “呀,大明星,我采访一下,你男朋友是谁啊?”

  “嗯……”尤长靖思考要不要让对方得逞,两秒后还是决定给小男友一个享受甜蜜的机会,于是甜滋滋地回答:“我男朋友啊。白马王子哦,林彦俊。”

  林彦俊在视频那头傻笑起来,尤长靖把镜头对准了落地窗边蒙着红色绒布的钢琴:“别笑啦。这里是琴房,给你看。不过现在太晚了,我弹钢琴的话会扰民,下次再说。”

  “诶,回来你教我弹钢琴吧。”林彦俊突发奇想。

  “干嘛?”

  “就学海无涯……是不是?”

  “好啦。”

  尤长靖拿着手机来到落地窗前,把窗子打开了一些,他把手机对准天空,说“你看得到吗?”

  “黑乎乎的,看到什么?”

  “你这个人很没有情趣诶。看星星啊。我们家这里可以看到很大颗的星星,北京看不到的哦。”

  “手机里也看不到的哦。”林彦俊一句话破坏气氛。

  尤长靖气得把手机翻转过来:“你不会假装看到了吗?然后我才能说我真的好想你,我想和你一起看星星,你笨啊!”

  林彦俊又被他逗笑了,他估计是又把手机放进了手里拿着,视频画面晃了好久,搞得尤长靖想要打飞的回去帮他固定一下手机。

  “快回来吧,尤长靖。”林彦俊笑够了,对着视频小声说:“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跟你交叉感染。”


-tbc-


评论 ( 94 )
热度 ( 1140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