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22-23)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前文: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19-20  21




22

  男生们一旦谈起了恋爱就会变得破绽百出,尤其是像他们这种初出茅庐的新人选手。林彦俊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传染感冒的命运——其实当时只亲一下的话,体内强大的抵抗力还可以稍微挣扎着跟病菌作个斗争来着。

  偏偏最近行程很满,他们组合被业内不少金主看好,七七八八的发布会再加上巡回见面会让九个男孩跑到腿软。于是就出现了林彦俊在跑通告的路上发低烧,裹着不知道是谁脱下来的外套靠在车窗上半死不活,这样的糟糕状况。

  尤长靖觉得自己当时故意把感冒传染给他这种行为,实在有点太幼稚,毕竟现在看着男友这样有气无力地瘫在旁边,心里也是真的不太好受。林彦俊二十多分钟前刚吃过感冒药,所以尤长靖手里握着保温杯和药片,掐着时间准备在过了半小时之后再喂他吃一次。

  “哥,你没事吧——”范丞丞从后排爬过来,下巴磕在他俩中间的椅背上。

  “没——”

  “老实交代,你们俩为什么一起感冒?”

  林彦俊半句话噎在喉咙口,五根手指拍上男孩的脸,把他的头给推回去了。后座上范丞丞跟黄明昊两个小学鸡兴奋地击了个掌,皮这一下特别开心。

  “冷吗?”尤长靖把耳机分给林彦俊一只,握了下他的手。

  “冷。”

  “那我的外套也脱给你。”尤长靖说着就要把牛仔衣往下脱,被林彦俊用一根手指按住了手背。“干嘛啦,你不是冷吗?”他问。

  “是心好冷。”林彦俊一动不动地说。只是音量放低到了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程度:“我男朋友怎么忍心用这种方法惩罚我。”

  “……”

  尤长靖抿了下嘴唇。他现在是真的很内疚,脸上的表情都雾蒙蒙的,两只手下意识转着水杯的杯壁。隔了几秒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去朝向林彦俊,把药片从塑料板里挤出来放到掌心里一直送到他嘴边。

  “对不起嘛。”

  林彦俊身上没动,就稍微伸了下头把药给吃了,还顺便舔了口尤长靖的手心。尤长靖被他弄得满脸通红,手指都僵硬了。但林彦俊眼神朝水瞥过去,他赶紧献宝似的捧着递到那人嘴边喂着喝了。

  “对不起是很有用厚?那还要警察干嘛?”

  “林彦俊你几岁了啊……”尤长靖被他怼得无语,接过水杯一边拧瓶盖一边吐槽了一句。但把水杯和药都收好进包里之后还是脱了外套盖在林彦俊身上:“不冷也多盖一件,我愿意脱的啦。”

  林彦俊把头偏过去偷偷笑了一下,又面无表情地转回来继续装可怜。他吃定了尤长靖脾气好又爱让着他,自己耍赖使坏绝不会有一招失算。

  “哎尤长靖。”

  “嗯。”

  “你以前有被狗追过吗?”林彦俊现在有点无聊,所以他的队友兼男友尤长靖注定要成为用来消磨时光的第一个pick。

  尤长靖莫名其妙地抬头,看林彦俊笑得不怀好意,就知道这一定又是什么新型套路,于是立刻警觉道:“干嘛,你问这个干嘛,你想让我说什么?”

  “没,就问问啊。”

  “狗……小时候好像有诶。5,6岁的时候,还是更大一点。我忘了诶。”

  “那你有答应过它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尤长靖是第一个实验对象,林彦俊说完话看着那人脸上瞬间呆滞的表情,笑得狂拍座椅。

  尤长靖脑海中的反射弧长达三秒终于意识到自己又一头栽进了坑里,脸红了一下,大脑飞速运转,终于在林彦俊笑够之后想到了最好的反击方法。他帮花枝乱颤的帅哥扶了扶黑框眼镜,一本正经地回答:“有。答应他了。现在正在恋爱中。”

  林彦俊愣了好久,在停车以前憋出了一声

  “汪”。

  

  生病时人都会变得脆弱,从身到心一概而论。林彦俊也不免俗。虽然台上业务能力要始终保持到位,但台下生活自理但能力必须要倒退回成年以前。平时在宿舍里喝水、点外卖、取个快递都要喊尤长靖。

  朱正廷看尤长靖忙来忙去的,拍拍他的肩膀问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林彦俊的事。尤长靖想了半天,很沉重地点了点头。朱正廷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跑到蔡徐坤房间里和他嘀嘀咕咕,也不知道他到底明白什么了。

  “林彦俊,你没事能不能别总在房间里躺着啊。”

  尤长靖给他冲了感冒灵,知道他不喜欢喝太苦的味道就往里面掰了一小粒冰糖,用勺子一点点搅拌开。

  “哪有,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工作吗?”

  “……不是那个,反正今天晚上我们也出去吃火锅吧?”

  “可我想吃麻辣香锅诶。”林彦俊下床把房间的门给锁好了,然后接过尤长靖递过来的药仰头喝干净。

  “去吃那个也行啊。”尤长靖接过空的碗放在一边。

  “点哪家?”林彦俊说着就要拿起手机开美团。

  “……林彦俊,你真的很宅诶。你动一动嘛!”尤长靖把林彦俊的手机抢过来拿在手里,语调有点像是撒娇了。那几个未成年的小朋友们快把三里屯的美食搜刮完全了,每次回来炫耀哪家哪家店比较正宗的时候,尤长靖心里都有那句广告词:心动不如行动。

  林彦俊抓住尤长靖的手腕往自己身上轻轻一带,男生就重心不稳地趴在了他胸口。

  “干嘛啦?”尤长靖抬起下巴娇嗔地瞪人。

  “动哪?”

  林彦俊顶了下胯,尤长靖整个人像是过电般抖了一下。他想跑,但是被林彦俊紧紧抱住了,两个人就这样挨着翻了个身,林彦俊把尤长靖牢牢压在自己身下。

  “交叉感染!”尤长靖抽出手臂,在胸前交叉成一个拒绝的姿态。

  “我又没要亲你。”林彦俊掰开他的手,食指点在他嘴唇上。

  尤长靖红着脸偏过头去。林彦俊盯着看他,连尤长靖的舌尖是怎样迅速探出齿间,又怎样从左往右划出一道干脆利落的湿润——他都全部看在眼睛里。

  好甜。

  尤长靖感觉到林彦俊做了个深呼吸,呼气的时候还遮住了嘴巴。

  “干嘛,想亲就亲,我也没在怕啦。逗你的。”尤长靖摸了摸林彦俊的耳朵,拇指顺着耳廓慢慢地划下来,最后和食指合在一起,轻轻捏住耳垂,很宠溺地揉了揉。

  林彦俊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又爱又恨地俯下身亲了他的侧脸,然后干脆利落地撑起身体去了卫生间。尤长靖想了下刚刚自己腹部隐隐约约的触感,看着那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出声音来。

  “所以晚上到底怎样?”

  “不去!”

  “不去不去。你爱去不去啊!”尤长靖翻了个白眼,很认命地拿起他的手机打开了美团外卖。



23

  晚上经纪人姐姐来了一趟,看到宿舍里只有四个人留守也并没说什么,只嘱咐了工作人员提醒他们出去玩一定要小心。尤长靖听到这话心里有点别扭,林彦俊靠他更近了些,手在后面握了下他的手臂。

  “后面有三天空出来的时间,你们可以自己规划一下,回家或者其他什么的。长靖,”经纪人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尤长靖很紧张的样子,整个身体都绷直了。她笑了一下,安慰道:“跟你公司协调了,你家那边有几个很轻松的工作,电台采访什么的。挺久没回去了,也放松一下?”    

  “啊?”尤长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啊什么啊,机票给你订好了。今晚好好收拾行李。”

  尤长靖那个兴奋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要冲过去跟经纪人姐姐来个世纪拥抱了,林彦俊有点无语,只用两根手指揪住了他的衣角,像是能捏住他雀跃心情的一角似的。

  

  “诶尤长靖。”

  “嗯!”

  “拜托你诶,好歹装模作样一下吧。”

  尤长靖把衣服胡乱地摊了一床,并且是林彦俊用的那张。

  床头柜上一直滴滴滴响个不停的微信提示音昭示着接下来三天的丰富行程。男孩眼角眉梢都藏不住的得意洋洋则意味着“没有丝毫犹豫和留恋”。林彦俊站在墙边,抬脚踢了一下尤长靖的屁股。

  “哈?”尤长靖把几样特产装进行李箱的拉链里,抬起下巴,终于肯把目光暂时分给自己的男友一分钟。

  林彦俊对他这个态度太不满意。

  虽然尤长靖确实是很久没有回过马来西亚,出道之后也没有很特别的理由,用这样梦想成真之后的明星身份,来一次听起来是很矫情,但必不可少的“衣锦还乡”。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借着类似“工作”“顺路”的字眼回家的机会——身处这种极其兴奋的状态可以理解。

  你的男朋友可还在“病入膏肓”。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很慌诶。”尤长靖蹲在地上冲他笑,甜度是很浓郁的满分,可是林彦俊有理由猜测这个满分并不是因为自己才出现的。

  “某人,我没有在说你哦。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词,怎么讲——拔|屌|无情。我觉得这样很不ok。”

  尤长靖扑哧笑出来,他觉得林彦俊太好玩了,先是低着头傻乐了一阵,然后越想越好笑干脆把头埋进膝盖里笑得肩膀直颤。

  “现在是怎样,我也要开始笑吗?”

  林彦俊单手插兜,面无表情地问。

  尤长靖直起身坐到床上,拉着林彦俊的手一直把人拉到自己面前,拽着他晃了两下,憋着笑说:“你生气啦?”

  “没有。”

  “林彦俊说没有,就是有。”

  林彦俊撇了下嘴:“那有。”

  “林彦俊说有,那就是真的有。”

  林彦俊本来不想笑的,可是尤长靖仰着脸强词夺理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男人,倒像是无理取闹的高中生,在恋人心气不顺的时候随便撒个娇敷衍了事,每次偏偏还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回家以后也会每天都打电话给你。”

  太黏了。尤长靖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换作一年前这种话打死他也说不出口的。

  “你倒不如说带我一起回家。”

  很慌不择路的脱口而出。其实也着实不是真的想要这么做,不过是在这种情境下有一点任性的言语罢了。可是林彦俊说完之后有点后悔,他看着尤长靖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有些令人琢磨不透,下一秒又变成了熟悉的坦然。他其实很怕尤长靖的坦然,那人一旦理智起来说出什么有理有据的条条框框,差不多能让他翻来覆去地琢磨一整个月。

  “……下次啦。你又没有工作,跟来的话你粉丝不知道怎么想。”

  尤长靖笑了笑。

  他知道林彦俊说这句话也不过是一笔带过,自己不该想太多别的什么。其实带一个朋友回家也没什么不正常的,林彦俊跟父母也是见过面的关系,甚至微信号也互相添加过了,妈妈那时还一直叫他帅哥,拜托他“多照顾照顾我们家长靖”。

  但怎么说,扯到家庭上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突然变得有些见不得光。尤长靖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情还是不够到达理想的坚固程度,所以提及这些和“生活”、“以后”有关的字眼,就无法避免的慌乱无措。

  林彦俊觉得气氛好像变得有点糟糕,还是因为自己。尤长靖却站起来,圈住他的脖颈,一直把他的肩膀压得弯下来才罢休。

  “慢慢来嘛小朋友。”尤长靖甜甜地说,还咬了一口他的耳朵。

  “你说谁是小朋友?”林彦俊抱住尤长靖的腰,被他语调里非常明显的宠爱甜得笑出酒窝。

  “你呀。”

  男生用“你”和“呀”两个字。一个实词和一个虚词来进行最简单的组合。前者像是爱人一样拥有无可取代的实体,而后者用恋爱中的甜蜜作为温柔的补充于是它们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你呀。林彦俊。”


-tbc-


评论 ( 80 )
热度 ( 1120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