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21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前文: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19-20



21

  “要”或者“不要”这种话绝对不该是用来衡量恋人之间关系的词汇。如果换做以前,这种话尤长靖绝对说不出口的。但现在因为恋爱对象是林彦俊,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你胡说什么?谁不要你了?”林彦俊坐到床边,一只手搂着尤长靖的腰,另一只手忙着帮他擦眼泪:“刚才都是我故意气你的,你别当真了……”

  尤长靖还是抽抽噎噎,上气不接下气的。林彦俊对他越温柔,他眼泪就越是收不住。他好久没这样痛痛快快哭一场了,而现下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口,这些日子以来受到的所有委屈全部从闸门中蜂拥而出。他把头埋进林彦俊胸口,脸贴着他的衬衣,哭声从那里闷闷地传出来。

  林彦俊怕压到针管,左手伸到被子里,小心翼翼地托住了他正在输液的那只手。尤长靖的脑袋在他胸口又拱了拱,还是不抬起来,像只小鸵鸟似的。

  “你可以再哭一小会哦。”林彦俊低着头亲了下尤长靖的头顶,手指摩挲着他露出来的一段脖颈:“长靖,对不起啊。”

  “……”

  “这些话不知道现在你听不听得进去,但是……我等不及要跟你说了。长靖,不是你那么以为的。不是因为跟你谈恋爱所以和女生划清界限——如果按照你那么想,陆定昊林超泽他们我也要避开了。”

  “我不跟凌星辰她们几个女生继续玩在一起,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们喜欢我——那个时候我没有在谈恋爱,所以对这种事不敏感。但是现在不一样,在美国的时候我说过,我恋爱的时候会给对方绝对的安全感,是不是?”

  “我是你的男朋友啊,长靖,我为你做一点心甘情愿的改变,这样我们两个都会更好——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坏事,更不是你的错,明白吗?”

  “我知道出道之后这一段时间你受了很多委屈……之后不会再让你难受了,真的。”

  “宝宝,别把嗓子哭坏了,我抱着你,没法帮你擦眼泪哦。”

  尤长靖仍然低着头,他没回应什么,但明显止住了眼泪。他听着林彦俊的声音晕晕乎乎的,下意识想要抬起插着针管的那只手揉眼睛,被林彦俊一把按住了。“别乱动,会回血的。”

  林彦俊用手指去勾尤长靖的下巴,怀里的人终于泪汪汪地抬起了头。他心软得一塌糊涂,凑过去一点点吻干了尤长靖脸上斑斑点点的泪痕。尤长靖很乖顺的,仰着头任由林彦俊摆弄,用一只手死死地揪着他衬衣的下摆。

  “对不起……”尤长靖小声地说。

  “嗯?”

  “都是我骗你的。我没有不在乎。我在乎得要死……就算是为了气我也不行,你绝对不可以再跟女生单独出去玩,还发两个人的朋友圈!”

  林彦俊的酒窝又跳出来,被尤长靖很凶地指着鼻子吼了“不可以不严肃”。这句“不可以”还带着刚刚哭过的鼻音,听起来明明就很像是耍赖皮。林彦俊偏偏就吃这一套,他对这样的尤长靖喜欢得不得了,并且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还有,你现在身上的味道,我不喜欢……”

  “尤老师,绝对没有下一次,我保证。”

  尤长靖之前很少会说这种话——很蛮横地要求别人,或者有点类似于无理取闹。林彦俊一直盯着他看,把他看得脸都烫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生病还是因为太害羞。他抿了下嘴唇,只把头顶留给对面的人。

  “发烧?”

  “嗯……”

  “多少度?”

  “现在应该好多了啦……”

  “我外卖点个粥吧。灌汤包太油了,你估计也吃不下。”

  “不要。”尤长靖晃了晃头。

  “干嘛?你说不要就不要哦,今天一整天没吃东西,会死的尤长靖。”林彦俊拿过手机翻外卖单,但是又被怀里的人瞪住了。“你瞪我哦?”

  “不要去拿外卖,不准走,你要一直在这陪我。”

  林彦俊愣了一下,放下手机朝尤长靖笑,紧接着就要去吻他,被尤长靖躲开了。林彦俊伸手拧了下他的脸,两秒钟后还是亲上来了。是很短暂的一下,蜻蜓点水似的用嘴唇碰碰他的嘴唇。

  “你今天真的很过分。”尤长靖说。林彦俊哄人哄得很到位,两个人的心结都解开了,他现在心情也变得很好,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要罚你。”

  “……”

  (点此阅读)

    “你进来嘛……”

  林彦俊真的顶进来的时候尤长靖终于知道自己在执着什么。他需要确认,需要被填满之后的安全感,需要林彦俊只能沾满他的味道,需要这样亲密无间的距离来证明——他在我身体里,所以我们是没有办法轻易分开的关系。这一秒他知道自己有多喜欢林彦俊,喜欢到愿意为了他放低自己,愿意为了他放弃某些原本不愿意放弃的东西。

  林彦俊把自己埋在尤长靖体内之后并没有开始冲撞,他把尤长靖紧紧抱着,嘴巴贴在他脖颈的动脉处。尤长靖心里在想什么他不是不清楚,今天这件事过去之后他彻底长了记性。他的男朋友从小到大一直都懂事,人生宗旨就是不让别人操心,遇到什么事都忙着体谅别人,自己是好是坏倒无所谓了。

  “长靖?”

  “嗯……”

  “你以后可以再对我任性一点。提什么要求都行。”林彦俊仰起头,像只小狗一样蹭着尤长靖的下巴:“不要觉得是麻烦,反正我都会要回来的。”

  “要……什么?”

  林彦俊顶了一下胯。他说,你。


  尤长靖手上的针管最后是林彦俊给拔下来的。外面的护士姐姐敲门敲了快半小时也没人答应,最后给陆定昊打了个电话,那头的人立刻了然,跟护士说我们家尤长靖睡死了,里面他朋友有帮忙照顾,今天谢谢你们了。

  “不舒服吧?”

  做的时候林彦俊动作也不敢太大,全都由着底下那位小祖宗掌控节奏,弄完他不仅没有泄火,下面反而更难受了。不过尤长靖倒是挺爽地/射/了一回,现在正团在林彦俊怀里,身体拧来拧去的不老实。他老是想把被子踢开,但林彦俊怕他再着凉,牢牢捏着他的腿不让他乱动。

  “就是很热诶。”

  “说明在发汗了。你别乱动了好不好?”

  “动你一下怎么了?”尤长靖用膝盖怼林彦俊下面,林彦俊快把自己嘴唇给咬破了才忍住了没把他按住就地正法。

  “我看你是疯了。”林彦俊想下床,但是又被尤长靖拉扯着不能动。他觉得尤长靖就是在秋后算账,自己还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受着。

  “手机拿来。”

  林彦俊探身把放在床头的手机老老实实交到尤长靖手里。尤长靖轻车熟路解了锁,点开林彦俊的朋友圈,发现他跟凌星辰拍的那张照片下面显示了分组,还仅尤长靖、林超泽、陆定昊可见。他余光瞟了下林彦俊,那人早就无地自容地捂住了脸。

  “林彦俊你真够可以的啊。”

  尤长靖把那张照片点了删除,然后随手传了一张林彦俊的自拍发在朋友圈里,配字:我是笨蛋。这一条只几分钟就收获了一百多点赞,林彦俊怂怂地接过手机,在底下回复“散了散了 这是真心话大冒险”。

  不要再惹毛尤长靖。林彦俊对自己说。


 

  隔天没有工作,尤长靖病好多了就想出去玩,可是林彦俊连床都不准他下,像只巨型犬整个人把他黏住,很蛮横地宣告“今天你哪儿都不许去,就在这跟我待着”。

  林彦俊这个人真的很宅,平时也是一旦遇到休息日就死死巴在床上的主。尤长靖无奈,只能跟他一起靠外卖填饱肚子。他俩一直赖床赖到快中午,倒也不是因为困,不过是懒罢了。

  “好无聊啊——”尤长靖直勾勾地瞪着天花板,抬脚踢了下林彦俊:“我们等一下一起出去吃东西吧……”

  “跟我在一起怎么无聊了?”

  林彦俊把他在怀里抱紧了,一口咬在他耳垂上,用牙齿很轻的研磨,舌尖不时地舔弄几下,说话含混不清的。

  尤长靖缩了下肩膀,转过头眯着眼睛跟他接了个吻,分开之后脸红红的,拿过他的手机翻外卖单。林彦俊把下巴搁在尤长靖肩膀上,饶有见解地对他说哪家可以做备选,哪家的饭菜不合口味。尤长靖转过头,很崇拜地看着他“哇,林彦俊你好棒啊”,林彦俊有点害羞,亲他一口让他继续滑屏幕。

  吃了午饭之后林彦俊拿了一本书来看,尤长靖去冲了个澡,出来吃完药又爬上床,被林彦俊拉过来坐在怀里,用两条腿把他圈住。这个姿势有点羞耻,尤长靖看了几页字就完全没法集中精神,扭头看林彦俊,那人却装得气定神闲,他只好又转回来,心跳声大得自己都听得见。 

  “尤长靖,你怎么多动症似的?”

  “我哪有,明明刚才——”尤长靖都还没为自己争辩完,背后的人就把书扔到了一边,掰着他的下巴吻过来。这样的姿势有点别扭,尤长靖干脆主动转了个身,压在林彦俊身上跟他纠缠。“你冤枉我了吧?明明刚才我一动不敢动呢……”

  “错,你在我心里跑来跑去一整天……”

  “禁止说土味情话。”

  尤长靖没穿裤子,林彦俊按着他的胯让他坐下去。尤长靖适应得挺快,自己掌控着节奏,很缓慢的动作着。他把自己弄得很舒服,小猫似的哼叫着,眼睛湿漉漉的泛着水光,嘴唇也抿起来,完全陷入情/潮。林彦俊看了他一会儿,起身抱着他往上用力,尤长靖立刻就没办法控制表情了,速度一快他就叫都叫不出来,只能抠着林彦俊的肩膀,身体抖得像朵即将凋谢的玫瑰花。

  这简直是白/日宣/淫。林彦俊又帮尤长靖洗了次澡,自己也简单冲了一下。他想了想以前是怎么度过一个人的周末——画面明明还很清晰,但是却恍若隔世似的。

  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好。林彦俊想。他以后再也不会想念所谓单身的生活了。

  晚上两个人一起关着灯看鬼片,韩国最新上映的那部。尤长靖说了不看,但最后也没拧过林彦俊,用被子蒙着半边脸,靠在墙壁上只拿余光看底下的字幕。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一起看恐怖片,尤长靖以前以为林彦俊胆子大得天不怕地不怕,结果看到一半那人就砰一声合上了电脑屏幕。

  刚刚电脑里一直传出卡带似的声音,尤长靖就一直闭着眼睛没敢看,他把被子放下来问林彦俊怎么了,那人嘴唇有点苍白,遮掩似的舔了舔,说了句“不好看”。

  “啊?”尤长靖想去打开电脑,被林彦俊按住了手。“好吧,那就睡觉?”尤长靖一头躺下去。他机灵得很,刚刚电影里一旦快出现令他不适的东西就立马闭眼睛,反正是韩语又听不懂,自然没有被吓到。

  林彦俊也躺下来,翻来覆去的。

  尤长靖感觉到自己的手在被子里被握住了,没觉得奇怪,很自然地跟林彦俊十指紧扣,翻了个身准备睡觉。结果大概是过了十分钟,自己整个人都被抱住了。林彦俊毛茸茸的头顶蹭在他脖颈上。

  “怎么啦?”尤长靖迷迷糊糊的,下意识摸了摸小男友的脸。

  “……刚才那个真吓死我了。”林彦俊的声音闷闷的但是十分诚恳。尤长靖差点笑出声,吸了口气才使劲憋住了,哄小孩似的摸摸他的头,然后低下头来亲他的眼睛:“诶,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没有心理准备,那么大一张脸突然出来,我心脏病都快犯了。”林彦俊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被吓到,平铺直叙的。但尤长靖觉得可爱得要命,反手把人搂住了:“好啦。不怕哦,我睡在你旁边啦,不会有鬼来抓你的。”

  林彦俊觉得这话怎么都不该是尤长靖来安慰自己,但是刚才他确实有点怂了,估计明早洗澡都要拉着尤长靖一起,被这么一抱感觉确实好了很多。不是吧,他想,自己之前看一大本鬼故事都不害怕的,怎么跟尤长靖谈恋爱谈了一个多月,整个人少女心都复苏了。

  尤长靖见他还不睡,以为他是在想着电影情节,伸手开了墙壁上的小夜灯,很体贴地问:“睡不着的话,我给你唱歌吧?”

  “嗯。”

  “晚餐后的甜点就点你喜欢的吧 今晚就换你去床的右边睡吧/这次旅行,我还想去上次的沙滩/球鞋手表,袜子和衬衫都已经烫好,放行李箱/早上等着你起床。

  慢慢喜欢你,慢慢的亲密,慢慢聊自己,慢慢和你走在一起,慢慢我想配合你,慢慢把我给你……”

  这首歌是他唱给你。

  拥有一百多万狂热粉丝的组合主唱,在很深很深的夜里,闭着眼睛把他新学的情歌在枕边只唱给你的耳朵听。

  尤长靖唱歌的时候指尖随意地在他掌心里打着节拍。并没有在意太多音准和技巧,只是凭着本能,哼出这一段意在哄着男友睡觉的旋律,唱出来的一字一句都不是音符,是喜欢,是爱你。

  林彦俊把尤长靖抱得更紧,尤长靖在某个音段笑了场,但很快又接上来,后半段的唱得越来越轻,房间里也跟着越来越安静。他们谁都不去打破这样的氛围,任由最后几句歌词钻进彼此的耳朵。

  “慢慢地陪你,慢慢地老去——晚安哦。”


-tbc-


评论 ( 105 )
热度 ( 1226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