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17-18)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前文:(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今天开始做一个日更女孩

(给暗涌加了个单独tag 点击可以看全文)

17


  可能是前一天晚上没休息太好的缘故,尤长靖上了飞机开始就一直在睡。他的座位靠窗,整个人蜷缩在椅背上,只露出半张脸在毛毯外面。林彦俊装作无事,不经意似的把他的头轻轻按在自己肩膀上。陈立农坐在旁边,看着这种场面直想翻白眼。

  尤长靖睡得沉,林彦俊的肩膀一动也不敢动。空乘来发午饭,他也只是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拿着一本粉丝送的原版书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进去,全部的心思都在右边的人身上。  

  过了挺久尤长靖才醒,睡眼惺忪地从他肩膀上抬起头,伸了个懒腰,整个身体都歪到另一边去,脸贴在舷窗上。林彦俊这才抬起手臂,转了转肩膀,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调侃道:“睡这么久,你是猪哦尤长靖。”尤长靖揉了揉眼睛,懵懵的,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林彦俊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两只圆滚滚的眼睛眨几下,眼皮又开始打架。

  “别睡了,眼睛会肿。吃点东西?”林彦俊把美国买的零食撕开包装袋给他递过去。尤长靖打了个呵欠,一边接过来把巧克力棒塞进嘴里,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快演唱会了,我得少吃点才行。”

  “不要少吃,手感不好。”

  林彦俊的手臂从毛毯下伸到尤长靖腰间,把他的衬衫从背面撩开一点,整个手掌都探进去,调情似的捏住他侧腰的肉揉了两把,还一直不愿意放开手。

  “关你屁事啦!”

  尤长靖终于彻底醒过来了,他被摸得连脖颈都发红,却又不敢声张,身体轻微幅度地扭动,想要提醒林彦俊把手放下去,却没能做到。直到发觉林彦俊是在很故意地在挑战自己的底线之后,尤长靖反而镇定下来。他把零食放在一边,手上还黏着巧克力的碎屑就去抓林彦俊的手。

  手上是有几分甜蜜,但和爱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隐秘地十指紧扣时,这种甜蜜被放大了无数倍。林彦俊没想到尤长靖会做出这种动作,还有点难以置信地扭头看他。尤长靖脸上笑得云淡风轻,甚至空乘来问他们需要什么服务的时候还游刃有余地要了三杯温水。

  林彦俊耳朵红了,他先松开尤长靖的手,忘了巧克力已经融化成腻人的湿黏,欲盖弥彰地握住水杯,棕色的液体在杯壁上留下了印记——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那是他跟尤长靖在热恋中的证据。

  尤长靖用湿巾擦了擦手,转过头望着窗外的白云喝水。他觉得跟林彦俊恋爱之后自己变得不太像自己了——这些黏腻幼稚的小动作他以前在恋爱时不太能做得出来。

  “好无聊哦。”

  林彦俊突然在旁边感叹。

  “那我们玩点什么,用手机下五子棋吗?”尤长靖看向他,又抿了一口水,嘴巴被液体润得发红,林彦俊一时有些走神。

  “更无聊啊——”

  “那你是想怎样,玩点刺激的吗?”尤长靖带着笑意问道。他知道林彦俊好像在期待着他说些什么,但他才不要这么容易就上钩。

  “比如?”

  “高空跳伞。怎么样?你现在就去。”尤长靖这回是笑得一脸欠揍了,林彦俊直想上手掐他的脸,但想到了前面一排还坐着几个粉丝只能作罢,侧过头对着尤长靖干瞪眼,嘴边带着有点无奈但是又宠溺的笑。“干嘛,你这个表情很傻诶,林彦俊。”尤长靖得寸进尺。

  “再乱说干你啊。”

  林彦俊把头凑过来,跟尤长靖一字一顿地说悄悄话。尤长靖第一遍没听清,挺认真地把耳朵凑过去要他复述,结果不仅被亲了一口耳骨,还闹了个大红脸。

  他这是跟谁学的荤话啊?尤长靖恼羞成怒,抬腿照着林彦俊的鞋一脚踩下去。林彦俊楞了一下,下一秒另一只鞋也被狠狠踩了一脚。尤长靖趴下去,把脸贴在小桌板上降温,只拿后脑勺对着林彦俊。

  林彦俊气得戳他后背,尤长靖一挥手,放在旁边的水杯也翻了,剩下半杯温水全都洒在林彦俊的裤子上。

  陈立农默默把揣在兜里的纸巾全部掏出来,帮忙按在林彦俊的裤子上,一边按一边傻笑。林彦俊只能自己的苦自己吞,穿着一条湿乎乎的裤子靠在椅背上,气鼓鼓的不说话。如果在他鞋上踩了两脚又泼他一裤子水的人不是尤长靖,估计早就被酷哥揍到找不到北。但现在罪魁祸首偏偏就是尤长靖,林彦俊除了生闷气,什么都不敢做。

  尤长靖察觉到林彦俊半天都没动静,从手臂里偷偷露出眼睛试探着瞄他,发现不太对劲才直起腰叫了声“林彦俊”。

  林彦俊没答应,只是眼神瞪过来,凶巴巴的。换做别人可能会害怕,但尤长靖跟他相处久了,只觉得他这样有点好笑。尤长靖把手伸到毯子底下,拉了拉林彦俊的衣角,小声问“生气了吗?”林彦俊把小桌板收起来,抽了张纸巾弓起腰去擦鞋,仍旧不回答。

  尤长靖也把头埋下去,凑过去拉他的手,这回的称呼有点像是在撒娇了。他叫:“林彦俊~”

  林彦俊仍然低着头。但下一秒尤长靖凑过来,飞快地亲在他的脸上。林彦俊吓了一跳,他先是抬头看看周围,然后又扭回头看尤长靖,这时已经做不到面无表情:“你干嘛?”

  他们两个平均身高一米八的大男生弓着腰埋着头待在那里,有点像是少年时代偷偷恋爱的初中生,借着弯腰捡文具的机会单纯而真挚的眉目传情。

  “林彦俊,你真的很幼稚诶。”尤长靖戳了戳他的酒窝。

  “……”

  “鞋重要还是我重要?”

  “你,你重要。但是……下次能不能最好不要踩白的?”

  飞机落地时有一阵颠簸的滑行,尤长靖在吃东西时被呛了一下,一头倒向林彦俊怀里。林彦俊嘴上说着有粉丝在,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含糊,又是帮着拍背又是顺便摸脸吃豆腐。索性是并没被发现,不然隔天微博超话可能又冲上第一名。

  来接机的饭真的很多,出了关口之后尤长靖望着外面乌压压一片女孩的头顶,转过头跟林彦俊感慨了一句“红了啊,红了啊”。小鬼拿胳膊肘怼尤长靖“这都是我的鬼姐姐,你们不要妄想了。”陈立农在旁边默默地说“王琳凯你看看离你最近的漂亮姐姐是不是举着蔡徐坤我爱你的灯牌”。

  梦想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词。得到印证的痕迹可以是决赛那晚的座椅,或者,终于拥有了一个确定的团队名称,再或者,在人群中瞥到只属于自己颜色的亮光。年轻的男孩们习惯用玩笑把心底的悸动掩饰过去,但唯一能确定的是,被喜欢的证据令他们心底天生渴望关注的人格得到了充盈。

  粉丝常常幻想与偶像的恋爱关系,但却理智的从不曾象信这群男孩们在舞台中心说过的爱。爱其实是有的。男孩们隔着距离远远看向你们的灯海,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不同的声音读出来,他们的一生总有那么一秒爱过你。

  林彦俊跟尤长靖先上了车坐在后排,把帘子掀开一点,从缝隙里面看外面的人山人海。林彦俊小声问他累不累,尤长靖摇摇头,放下窗帘把头靠在林彦俊肩膀上。

   经纪人坐在蔡徐坤旁边,好像在跟他对后天演唱会的自我介绍环节。尤长靖不想听的,但那声音一直飘进他耳朵里。“队长”,“你们”——类似的字眼像几根针,又痛又痒地扎在他身上。

  “不要放弃啊。”尤长靖突然说。

  你和梦想我都要抓紧了才行。

  “嗯?”林彦俊莫名其妙地反问。

  “没事。”

  尤长靖闭上眼睛:“再借我睡一下吧。”


18

  尤长靖回国后班群里炸了锅,同班同学纷纷表示买了上海首场演唱会的门票,一定要来为他“站台”。尤长靖想拒绝来着,但想想人家的好意自己不领情也没道理,只能在私下一一回复欢迎欢迎。

  其实同学们来不来看他的演唱会对他来说真没什么影响。但他同寝室的兄弟给他打了个电话,絮絮叨叨了一点琐事,然后打了一记直球:你前女友人已经在上海了。一句“前女友”把尤长靖给震住了,他想想明天是npc成员们人生第一场演唱会,跟大家有这样那样关系的异性同性估计齐聚一堂,但彼此也认不出对方。

  没准他的前女友和林彦俊的某一任坐在隔壁,还要交流一番感想。

  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晚上尤长靖跟林彦俊一起去参加林超泽的生日会,两个人在后面准备的时候尤长靖一直低着头看手机,也不怎么讲话。今天一整天他们都各做各的事,半小时前才碰了面,林彦俊觉得尤长靖奇怪,故技重施用手指去戳他的脸,偏偏尤长靖还每次都中计。

  “想什么呢?”

  “没有,就是又有点头疼。”

  “我们今晚在公司睡吧。我收拾了一下,床空出来了。”

  “好啊。”

  工作人员在前面朝他们打了个手势,他们就知道终于该作为惊喜嘉宾出现了,于是推着蛋糕,将平时该表现出的情绪放大了十倍,走到镜头前面去。

  林超泽,陆定昊,李若天……

  摄像机,镜头,熟悉的摄像老师和道具姐姐,隔着几米距离举着灯牌挥舞的粉丝……

  “回到原来的世界了”。拥有了这样的实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要拿出一点自觉来伤感——现在不再只有我和他。

  晚上大家在公司里聚会,一直到深夜才散场。林彦俊跟尤长靖回到出道前朝夕相处的宿舍里,进门的时候都是秉着呼吸的。尤长靖跟在林彦俊后面,锁住门却没开灯。

  “啊……”

  尤长靖感叹了一声,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摸黑在房间里转了一小圈,指头贴在墙壁上,蹭上了一点灰尘。这间狭小的房间其实见证过很多——好的,坏的,真实的,昙花一现的。

  林彦俊开了墙壁上的夜灯。这还是他一年前从夜市里淘回来的。因为尤长靖说自己有点轻微的夜盲症,他记下来了,就把这盏灯装在墙壁上,开关的线一直伸到尤长靖的枕边。尤长靖的脸清晰了些,他呆呆地站着,还被这束光吓了一跳——涣散的视线瞬间集中到了一点上。

  这算是回国以后第一次独处。很奇怪,他们束手束脚的,完全没有了在美国时无所顾忌的黏腻状态。林彦俊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连拉尤长靖的手都有些犹豫,更别说跟他接吻,于是只能叹了口气。

  尤长靖也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他蹲过去,仰着头捧着林彦俊的脸,捏两下:“你很敏感诶。”

  “嗯?”

  “你总是被我的情绪影响。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我是烦我自己的事情。”

  林彦俊自己都没察觉到还有这层缘故,他仔细想了想,好像尤长靖说得挺对。他反手握住尤长靖的手腕,把人拉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两个人面对面的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对方。林彦俊说:“不要说是你自己的事。你的事都是我们俩的事。”

  尤长靖笑了,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抱住林彦俊,把头埋在他肩膀上。林彦俊还想说什么,尤长靖就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好啊。但是我们两个的事还要慢慢来。你说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慢慢了解对方……是吧?”

  “有啊。”

  林彦俊安抚地拍着尤长靖的背,侧头时嘴唇贴在他侧颈,没做更亲密的动作,但却仍然亲密。因为,你知道,有些人天生就彼此吸引,很多在一起其实全部都是命中注定。

  那天晚上他们好像是连接吻都不曾有。但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聊起过去,林彦俊伸手去拉尤长靖的手,给他讲初中的时候自己因为喜欢隔壁班的女生,每天省吃俭用,期末考试前买了她喜欢的作家全套的小说送给她——但最后谈恋爱的对象不是她;高中的时候不怎么喜欢学习,一个人逃课去影厅里面租碟看电影,偶尔租到觉得剧情很一般的碟片,就把耳机塞在耳朵里,听歌听到睡过去,隔天发现自己在影厅里过了一整晚;艺术节的时候被撺掇着上台表演,第一次在很多人面前唱了歌,下面同学们鼓掌的时候让他更向往真正的舞台;还有写同学录,那时他练了一整个月的签名,还在备注里写了“这个等我红了之后拿去卖”……

  尤长靖翻过身来,眼睛里全部都是温柔的月光。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剐蹭林彦俊的鼻尖,笑得嘴角弯弯,像是完全沉浸在故事里。

  “再多讲点吧?”他催促着说:“为什么我们以前住在一起这么久,这些事你都不告诉我?”

  林彦俊也笑:“那个时候是朋友。”

  “朋友就不能知道了吗?”

  “朋友只要有现在和以后就可以了。因为是男朋友,所以想把以前也讲给你听。”林彦俊说:“我觉得现在和以后都不够,我想把我的以前也都给你,真的,尤长靖。”

  如果能早点喜欢你就好了。从少年时代到青年时代,如果你是我的故事从头至尾的主角就好了。这种事情越想就越要遗憾,越是遗憾就越是觉得无力抓紧。但这些话林彦俊没说,他只是这样想着都觉得矫情。

  尤长靖却觉得心动——没有只做你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他们两人的手在被子里握成十指紧扣的姿势,像是在暗中比较谁的力气更大一些——力气更大的一方就代表更爱一点。最后还是尤长靖败下阵来,他偏过头吻了吻林彦俊的酒窝,对他说晚安。

  林彦俊突然神经质地问了一句,你爱我吗?

  尤长靖于是把晚安的拼音在他手里写一遍:w a n‘a n。一边写一边在他耳边沉声道:我爱你,爱你。


-tbc-

评论 ( 71 )
热度 ( 1186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