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实录

随手xjb写的 没糖我tm自己造吧 

校园制霸×万人迷甜心的恋爱日常

会经常在这篇里更新没事常来看看吧



A

  尤长靖是被亲醒的。在教室。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林彦俊放大的侧脸,还沉浸在半梦半醒中的懵懂都给吓没了,跟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似的警惕地环视周围,发现教室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没人看,再亲一下要不要?”林彦俊把巧克力牛奶和草莓蛋糕推到尤长靖桌上,帮他理了理前额睡得凌乱的刘海,脸上升起两个明晃晃的酒窝。

  “不要啦。”

  林彦俊坐在那里,制服外套只穿了一半在身上,连里面的白衬衫都没有扣好扣子,领带也歪在一边。他觉得自己这样帅得很,当然,也的确是事实。但就是因为这个事实,已经被学校通报批评了好几次,他这张脸也是因为多次登上公告栏被全校女生熟知并且追捧的。

  尤长靖把牛奶和蛋糕拢到自己的课桌上,侧过身来正对着林彦俊。他把他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仔仔细细地翻好了领子,领带也给摆正,然后又一板一眼地把他的外套给穿整齐了。林彦俊懒洋洋地坐在对面任他摆弄,眼睛始终没离开他泛着粉红的两腮。

  “这样更好看知不知道啊。给我收起你那些小巧思。”

  林彦俊注意到尤长靖自己的衬衫都没有扣到最上面一颗,还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脖颈,在阳光下很是诱惑的发着光。于是伸手过去拨开那片领口,很暧昧地按了下他的锁骨窝。尤长靖怕痒,整个人都敏感地缩到了墙角,伸出手来抵着林彦俊的肩膀,不让他再靠近。

  高三年级的午休时间比高一高二短一些,班级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从宿舍回来的同学,尤长靖踢了林彦俊一下,把自己衣服上的褶皱都整理好了,正襟危坐起来:“别闹,我们快上课了,你回自己教室去嘛。”

  林彦俊有点委屈:“我刚来的,怎么就赶我走?”

  尤长靖把手伸到课桌底下,软绵绵地握住林彦俊的指头:“我也不想啊,我们休息时间就是会短一点……而且我同桌快回来了。”

  “我有问到你们下节课是自习。碰巧我们班也是。他在哪自习不是都一样。”林彦俊反手把尤长靖的手掌包裹起来,跟他十指紧扣。

  “你威胁人家了吧。”尤长靖瞪他。

  “我没有。”林彦俊有点心虚,目光瞟向远处。

  尤长靖拿腿撞他的腿,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你很坏,下次不要再这样啦,我还要给人家赔礼道歉,很烦内。”

  林彦俊就知道尤长靖不会生气,而且尤长靖也确实有本事把他闯祸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得妥妥帖帖。林彦俊用空闲的那只手把吸管插进巧克力奶纸盒里,然后送到尤长靖嘴边,看他吸了一口,然后不厌其烦地捧在手里。

  陆定昊跟林超泽从外面进来,咂嘴赞叹这真的是标准中国好男友。林彦俊冷冷地看过去,被尤长靖怼了一下。“不要这样看别人,很凶,没礼貌。”

  校霸难过美人关。



B

  林彦俊又带人去打群架了。这次还进了校医院。

  尤长靖在过道里听到的这个消息,手一抖把作业本洒了一地。怀着青涩的心思偷偷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女生见状连忙过来帮忙收捡,尤长靖蹲在地上对她们笑得温和,顺便拜托她们把作业送进了办公室,自己往校医院飞奔。

  林彦俊躺在病床上,手臂上打着石膏,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的。毕雯珺和范丞丞他们在旁边照看着,看到尤长靖进来都会意地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疼不疼?”尤长靖脱了外套盖在林彦俊身上,坐到病床上摸摸他的脸。

  校霸以为自己能绷更久一点的,结果一看到尤长靖差点想流眼泪了,委委屈屈地点头说疼。

  “都说了不准你去打架。算了,反正我也马上就要毕业,就看不到你乱来了。”

  “长靖……你生气了?”

  林彦俊有点慌:“我……这次不是我主动要去的,是他们欺负我们学校的女生,我们……我们才……”

  尤长靖看他这个样子心都揪起来,看周围没人,凑过去吧唧一口亲在林彦俊右脸上。

  “生什么气啊,看不出来吗,我是心疼你。”



C

  办公室。

  林彦俊被班主任拎进去教育,问他今天怎么又不交作业,是不是不想升高三了。尤长靖刚好到高二年级来送文件,被隔壁的老师夸奖“未来一定是一高最优秀的毕业生”。

  尤长靖脸红了,目光转几圈,刚好跟林彦俊对视。他被那人滚烫的目光烧得更热,几乎是逃出了办公室里。

  结果刚走出去没几步,就被林彦俊扯着制服衣襟拉到了最近的水房里。把门从里面反锁住,压在门板上,毫无章法地吻下去。领带被胡乱地扯下来扔在地上,白衬衫的扣子也被揪掉了一颗。尤长靖一点都不推拒,就任由林彦俊心血来潮地蹂躏。嘴巴被亲得红艳艳,有点肿起来,锁骨上全是那人故意留下来的印子,在衣领里若隐若现的。

  什么最优秀的毕业生啊。林彦俊吮着尤长靖嘴巴里甜甜的草莓味,真想把他整个人都弄坏掉。

  尤长靖搂着林彦俊的腰,仰着头看他,声音里满满都是驯服的甜蜜:“你干嘛呀。等一下我还要上课呢。不怕被人看到啊?”可自己明明也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还要明知故问。

  林彦俊把地上的领带捡起来要给尤长靖系好,尤长靖却指着林彦俊领口上的,勾了勾手指。

  洁癖的校霸无语。只能带着脏兮兮的领带,自作自受。



D

  最近要准备月考,校霸在尤学长的监督下终于开始认真学习了。毕雯珺搂着李希侃到他旁边吹口哨,说我靠,林彦俊你该不是被尤老师魂穿了吧。

  李希侃说人家这是爱情的力量。

  毕雯珺:你在暗示什么?你学习还没我好。

  尤长靖拿着书包从外面进来,林彦俊身边的人自动让出了位置。尤长靖还是很礼貌的跟人家道了谢,才坐进去。

  “好难啊……”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在撒娇。于是凑过去看他在做什么题,手把手地教他画了几个辅助线,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尤老师,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以后你养我吧。”林彦俊丢开手里的笔:“我不想努力了。”

  尤长靖笑:“好呀。我养你吧。”

  在尤老师身边校霸仿佛一只大型犬,低头读书写字久了,揉着眼睛把下巴搭在尤长靖肩膀上。尤长靖回过头挠挠他的下巴:“怎么啦,累了?”

  林彦俊从桌洞里拿出一只眼药水瓶递过来:“眼睛好疼啊,帮我滴一下。”

  尤长靖连自己都不敢给自己滴眼药水,接过来的时候手忙脚乱了一阵。拿给毕雯珺和李希侃,那两人都被林彦俊狠狠地瞪回去了,充分诠释什么叫做爱是想要触碰又缩回的手。最后尤长靖只能自己行动,他跪在林彦俊两腿之间椅子上留出的一点空隙那里,捏着林彦俊的下巴,有点发抖地捏着眼药水瓶。

  林彦俊真的是装的,眼药水一滴进眼睛里他就喊好酸好辣,吓得尤长靖的手僵在半空中一动都不敢动。林彦俊眯着眼睛看他,见那人好像是呆住了,有点无语。

  结果下一秒尤长靖就低下头来吻了他的眼睛。左边一下,右边一下。轻轻的。带着点温柔的甜蜜。

  教室里没几个人,这场景没人目击。林彦俊顺势搂住尤长靖的腰,让他整个人都坐到自己的腿上。

  “还难受吗?”尤长靖都忘了觉得这个姿势怪异,只顾着确定林彦俊的眼睛是不是还好。

  “看见你就都好了。”

  

  



翻点梗翻到的人设 @鱼丸粗面 

评论 ( 78 )
热度 ( 1575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