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15-16)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甜甜蜜蜜过周末!

15
 

  听说要更换队长,大家都理所当然地以为是因为尤长靖一夜未归影响了拍摄进度,公司才作出这种决定的。蔡徐坤有点尴尬,不仅是他,其实其他成员都觉得这个处罚有一点严重。所以他慢慢举起手,小心翼翼地说了句:“我觉得……长靖做队长很合适,我——”

  经纪人还没开口,尤长靖就把手伸到他背后,用指节轻轻扣了扣阻止了他的推辞。蔡徐坤扭头看了尤长靖一眼,把手放下来,不说话了。

  “我尊重公司的意见,我觉得蔡徐坤比我更适合做队长。”尤长靖坦然地看向成员们,说完,朝经纪人鞠了一躬。

  “那就这样,你们准备一下最后一次分组拍摄,赶快下楼。”经纪人终于笑了笑,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出了门。

  林彦俊狐疑地看向尤长靖,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更换队长这件事绝对不是一次“彻夜未归”就会得到的处罚。尤长靖也看他,笑得没心没肺的,顺手把他的手机从兜里掏出来还回去了。林彦俊无奈,把人拉进了卫生间里咔嗒落锁,很严肃地要求知道原委。尤长靖瞒不过去,干脆一五一十全部交代出来。

  林彦俊听到一半就觉得自己从胃里往上冒火,可他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尤长靖越是云淡风轻地叙述过程他越生气,最后几乎想要冲出去把经纪人找回来,拿着手机把真正的事实说给她听。

  尤长靖看他转身,扯住他的手臂问他要做什么。

  “你他妈管我要去干什么?就你自己能当英雄?”林彦俊头脑发热,一时之间也没了言语上的自我管理。尤长靖被他吼得一怔,站在原地,眼睛渐渐红了一圈。

  林彦俊平时很少发火,也没怎么说过脏话,对尤长靖更是温柔。所以他上一句话在气头上脱口而出之后自己都觉得不对劲,犹犹豫豫地转过身来,但还是意味很明显的沉默着。

  “林彦俊,你到底懂不懂?”尤长靖仰着头看林彦俊,泪珠将落未落地拥挤在眼眶里,亮晶晶的,每一颗都把林彦俊完完整整倒映出来。“你觉得我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你糟蹋掉的吗?”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在发抖,但却拼命忍着,硬是把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

  林彦俊冷静下来,他背过身去做了几个深呼吸,说我不想跟你吵架,然后用力打开门出去了。

  整整一天,林彦俊都没怎么主动跟尤长靖说过话。尤长靖生怕他们两人的事再被谁看出蛛丝马迹,录节目的时候三番五次偷偷戳林彦俊的手臂,笑容也比以往再甜几度,有些讨好地哄着他像往常一样跟自己玩闹。林彦俊表面上接受得勉勉强强,心里却对尤长靖难得的示弱受用得很。

  傍晚他们工作回来,蔡徐坤约尤长靖出去吃晚饭,尤长靖小心翼翼地扯了下林彦俊的衣角,问他要不要一起。林彦俊还是淡淡的,看他一眼,然后摇头拒绝。尤长靖还没说什么,倒是蔡徐坤夹在两人中间觉得有点尴尬,留下一句哦那我们先去吃吧,拖着尤长靖的手臂赶紧跑路了。

  林彦俊沉默地回到房间里,仰面躺在尤长靖的床上。枕头底下放着他的ipad,点了开机,播放界面停留在王菲的《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何用,难道我这次抱紧你未必落空”。

  林彦俊闭起眼睛,酸涩的感觉顺着耳机一直涌进心底。

  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对尤长靖发火的,他就算是生气,也全部都是针对自己。

  林彦俊多喜欢尤长靖啊,喜欢到希望他一直做自己的小朋友,希望每分每秒都能跟他黏在一起,照顾他保护他,让他一辈子都依赖自己才好。

  昨晚他看到尤长靖手上的伤口,还听他带着哭腔说很害怕——那些疼和害怕,他仿佛真的全部都可以感同身受。所以他发过誓的,绝对不能再让尤长靖受伤害怕了。

  可是才过了仅仅半天而已,他就食言了。

  他自己变成了被保护的那一个。是尤长靖,英勇又温柔地站在他身前,把所有事情都默默完成了,错误都矫正了,后果也全部承担了。

  林彦俊没说的,或是没有好好说过的——是他其实对尤长靖心疼比较多。他现在只要一想到上午尤长靖蓄满了眼泪的那双眼睛,就觉得自己真是有够混蛋的。

  怎么又让他哭了呢。还嫌他受到的委屈还不够多吗。

  尤长靖表面上大大咧咧,但私下是自尊心多强的人,林彦俊不是不知道。所以经纪人当众宣布更换队长的时候,算得上是对尤长靖的公开处刑。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就连谈恋爱这件事,也是被自己从半路拐来的。

  林彦俊正胡思乱想着,门就被敲响了,蔡徐坤挽着尤长靖跌跌撞撞地进来,把人扶到了床上。林彦俊过来脱掉了他半挂在肩膀上的外套,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脖颈让他躺好了。

  “彦俊……你安慰安慰他吧。他一直喝酒,挺不开心的。”蔡徐坤说。

  尤长靖今晚喝了不少,可他酒品挺好,喝醉了也不吵不闹的,就乖乖地被扶着躺下,脸颊红艳艳,睫毛长长地垂下来,眉头紧紧皱着。林彦俊把蔡徐坤送出去之后就回到床边,伸手去摸尤长靖的眉眼,小声说:“你不要皱眉啊。”

 尤长靖半睁开眼睛,眼神迷离的嘟囔了一句什么。林彦俊没听清,捏着他的手追问。

 “坤坤……林彦俊来了吗?”

 林彦俊失笑,小声应道:“来了,我在呢。”

 尤长靖眼睛眨了眨,“嗯”了一声,很安心地睡了过去。

 
16
 
  隔天早晨尤长靖醒过来的时候头疼得要命,扭头看见床头放着一杯水,还有半片头疼药。

  可是身边空荡荡的。

  尤长靖有点失望。他揉着太阳穴爬起来吃药,结果水还没喝完就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一头倒回床上,把自己整个人都裹进被子里,闭上眼睛装睡。

  林彦俊昨天的行为太恶劣了,尤长靖酒醒以后,觉得这件事简直无法原谅。

  林彦俊刚刚洗漱完回来,看到床头柜上的水杯移了位置,药片也没有了,就知道尤长靖一定是在装睡。可他也没拆穿,只是脱了鞋躺回到尤长靖身边,自己也挤进被子里去,从背后把人给抱住了。

  尤长靖被箍得喘不过气,给了他一拐:“挤死了,回你床上去睡。”

  “不要,很冷诶。”

  “开空调。”

  “不要,你这里比较暖啦。”

  尤长靖无话可说,干脆就闭上嘴继续装睡。林彦俊把头埋在他后脖颈上,黏糊糊地亲得他整个脖子都是口水。尤长靖嫌弃地转过身来,就立刻被捏住下巴吻住了嘴。

  林彦俊很蛮横的,完全不给尤长靖呼吸的机会,直把人亲到面红耳赤才放开。尤长靖半张着嘴小口小口地喘气,林彦俊把头抵在他锁骨的位置上,碎发蹭得尤长靖脸颊痒痒的。

  “对不起吼。”

  “昨天一天你是怎么对我的?说句对不起就有用吗?”尤长靖越想越生气,他低头看林彦俊,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却又猝不及防被吸住了嘴唇。尤长靖有点气急败坏地拿牙咬他,林彦俊也不躲,舌头都渗出了血珠。

  尤长靖尝到腥甜,一把把人推开了:“林彦俊,你苦肉计啊?”

  “不是,是美人计。还行吗?”

  尤长靖被他气笑了:“滚开啦。”

  林彦俊叹了口气,到被子里去拉尤长靖的手,跟他十指紧扣:“你知道的,我本来就比你小一岁,我不懂事啊。你是哥哥,能不能让着我一点?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

  尤长靖想,林彦俊真会找理由啊。他知道自己最吃这一套。只要他拿出哥哥弟弟这样的身份来说话,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招架。因为这不是事实吗?弟弟当然有任性的理由。他听着林彦俊说“你是哥哥”,整颗心都快化掉了,只想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就算他偶尔真的很坏,自己也只能死心塌地认命了。

  “你还记得我是哥哥?昨天骂我的时候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是我错了……原谅我吧?嗯?”林彦俊把尤长靖的手指握到嘴边,用温热的嘴唇蹭来蹭去的。

  “那你叫一声哥哥,我就原谅你。”

  林彦俊慢慢凑过去,跟尤长靖脸对着脸,两人之间的距离快变成零。这羞耻的要求明明是尤长靖提的,他本人却害羞得很明显,红着脸一直缩着脖子往后逃。可是他背面已经靠着墙,所以退无可退。林彦俊笑了,低沉温柔的声音每一个字都穿透尤长靖的耳膜直达心脏:

  “宝宝。”

 林彦俊刻意压低了声音,几乎是在用呼吸来念这两个字,隐秘又暧昧,缠绵但克制。尤长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窒在了胸口,连着心跳都无法正常运作。偏偏那人还越凑越近,修长的手指钻进睡衣下摆,一路在赤裸的皮肤上点起火苗。

 “心疼你,心疼得快疯了。”林彦俊把两条手臂都伸进尤长靖的睡衣里面,肉贴着肉地抱他抱得那么紧。尤长靖乖乖地靠在他怀里,仰着头吻他的下巴,说如果换成是你,你也会这样做的。“所以我还是想你多心疼我。”然后抬起眼睛看林彦俊,清纯又诱惑。

   点此阅读



  下午回国,9p剩下几个成员都到了机场,尤长靖一路跟大家说说笑笑的,显然心情不错。蔡徐坤松了口气,他本来还很担心会因为换队长的事情跟尤长靖产生什么隔阂来着。

  成员们几乎每个人都带了墨镜或者口罩,尤长靖也从造型师那里挑了一个带着,一路装酷。

  贵宾休息室里林彦俊跟尤长靖背对着磨砂玻璃坐在一起,他百无聊赖的把尤长靖原来的墨镜摘下来换成自己的,然后吃吃地看着他笑。陈立农吐槽说林彦俊,你这个表情,欲求不满啊。林彦俊还是看着尤长靖笑。尤长靖伸手打了林彦俊几下,有点害羞地对他说,别闹了。

  林彦俊是真的欲求不满啊,不是开玩笑的。尤长靖觉得自己尤一点害怕。

  之后尤长靖带着林彦俊的墨镜去了趟卫生间,结果回来就被小鬼指着鼻子嘲笑了一发:“长靖哥,你算命来的啊?”林彦俊快要笑死,他朝尤长靖招招手,拉着他的手腕,让他面对自己坐在桌上,然后仰着头看他:“你给我也算个命呗,尤老师。”

  尤长靖抬腿踢了他一下,却还是顺着他说:“你想算什么,说给我听听。”

  林彦俊于是一本正经地问道:“尤老师,你说我到底能不能火啊。”

  尤长靖把墨镜往下拉了拉,架在鼻尖上,一本正经地看向林彦俊,说:“能啊。”

  林彦俊本来也是为了逗他,看他进了圈套,就挠了挠他的手心,语气也轻浮:“解释一下呗,为什么啊?”

  “越努力越幸运。”尤长靖晃着腿,反手握住林彦俊的手:“所以。我算过了,你命里……有长靖。”


-tbc-


评论 ( 133 )
热度 ( 1705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