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14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14

  尤长靖身上那片逆鳞被藏得很深,早年连自己都没能探究到,如今却渐渐觉醒,与全世界不对盘的情绪在心底默默的萌生。他的青春期迟来了六七年,在遇到林彦俊之后全面爆发。

  他们两个天刚亮就打车回到宿舍,一进门发现客厅满屋子的人睡得东倒西歪。一天之内丢了两个艺人,顶头上司又刚好在美国视察,工作人员从上到下都焦头烂额的,晚上也不敢回到自己住处,准备稍微歇歇就起来继续找人,否则就要商量报警的事宜了。

  总导演挂着两个黑眼圈从里屋走出来,看到尤长靖跟林彦俊好好地站在门口。她想问什么,但是又觉得答案显而易见,说出口来反而让三个人都下不来台。况且尤长靖的表情不同以往,他没有在笑,半个身子都挡在林彦俊前面——虽然挡不住什么,但生人勿近的态度十分鲜明。

  “对不起——”

  “回来就好。进屋换衣服准备一下吧,今天节目还继续录。”

  尤长靖跟林彦俊面面相觑,但导演也不怎么看他们,只是揉着太阳穴去拿台本,于是两个人之后一前一后进了房间。陈立农也刚刚起床,看见尤长靖进来就直直地冲过去把人给抱住了。尤长靖拍拍他的背安抚,说以后有空了再把今天发生的事讲给他听。林彦俊盯着二人看了几秒钟就直接进到卧室去,尤长靖想要跟进去,却被陈立农叫住。

  “长靖,你手机锁屏是什么?”

  尤长靖莫名其妙:“系统自带啊。”

  “那林彦俊的呢?”

  “我不知道,没注意过……”

  “我觉得不对劲,导演之前叫我们赶紧打电话找人,我说,他们两个手机都没在身上,然后她就进去看了——出来以后问我们,说你们会不会是有女朋友,偷偷跑出去恋爱了。”

  尤长靖打开门进去,抢先一步拿了林彦俊的手机在手里,按亮屏幕之后发现那人的锁屏竟然是一张赤裸的肩膀,昏黄色的光线作背景,左上角脖颈尽头的下颌线隐没在屏幕中。尤长靖知道那是谁,也知道那时他们在做什么。于是放下手机时说话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你疯了吧?”

  “对不起……”林彦俊也听到了陈立农和尤长靖的谈话,有些沮丧地垂下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血来潮,用这种方式来宣誓主权——他太爱了,以至于这场恋爱究竟谁陷得更深,只用一张朦胧的照片就完全看得出端倪。

  看他这样委屈,尤长靖即使生气也不忍心对他发作。

  “换件衣服。”尤长靖站在一旁,把林彦俊的手机换掉锁屏之后揣进自己兜里,抬手撩了撩他前额的碎发,轻轻的,手指若有若无地擦过额头,然后很突然的笑起来。

  “干嘛啦?笑什么?”

  尤长靖走到他们共用的衣柜前,拉开镜门一件一件地选过去,抿着嘴唇并不回答。林彦俊黏腻地跟过去贴在他背后,手臂也贴着他的手臂,两只手一齐划过一排上衣。

  “穿白色的好看。”尤长靖答非所问,他反手抓过林彦俊的手,两个人一起把白色衬衫从衣架上取了下来。林彦俊沉默地去床边换衣服,尤长靖一个人对着衣柜发呆,半晌,他对着镜子说了句:“林彦俊,我也是。”

  “也是……?”

  “我也爱你。”

  尤长靖想,林彦俊不该继续招惹他的。或者他们两个人之前都该见好就收,做一对在异国他乡彼此取暖的限定情侣——只要不越过那条线。可以彼此喜欢,但是绝对不准说爱。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林彦俊本来在整理腰带,听到这句话手上的动作就定住了。紧接着他笑起来,像是游刃有余地接收了这句告白,甚至还低声骂了句笨蛋。但他连自己之后该继续做什么都不太清楚了,整个人稀里糊涂地站在那里,像只帅气的电线杆。他想,尤长靖如果愿意对他说爱,就是愿意跟他一起走向一个确定的未来。

  一个人去想象未来的时候,怎么样都觉得遥远,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就不会。

  尤长靖已经换完了衣服,看林彦俊怔怔地站着,笑着走过来帮他把里面的衣服塞好,又顺便整理了一下领口。

  “赶快去化妆啦。”尤长靖戳了戳林彦俊的酒窝:“然后去跟农农道个歉,他那么担心我们,不准和他闹别扭。”

  “手机还我啊。”林彦俊伸手摸他裤子,顺便揩油。

  “你太坏,所以没收了。”尤长靖晃了两下身子,把他的手给甩下去了:“快点出去啊。”

  林彦俊无奈,食指刮了下尤长靖的鼻尖,笑着出了门。

  尤长靖盯着门板看了很久,叹了口气,脸上带着点苦笑,掏出林彦俊的手机把两个人的电话卡掉了个。果然没隔几分钟,经纪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约尤长靖去楼下谈话。之后林彦俊的手机也开始响,但被尤长靖按成了静音。

  

  “是我的手机。”

  “那张照片……不是男生。那是我的女朋友。没有,真的没被别人看到过,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在恋爱。”

  “林彦俊也什么都不知道,他昨晚只是在找我,被我遇到了,所以一起回来。”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以后永远不会发生这种事。给各位添麻烦了,真的非常抱歉。”

  “……”


  全部都是预想过的问题,也完全应对了挑不出瑕疵的答案。尤长靖整整一个晚上都在思考怎样解决他们这一时冲动。最后经纪人说公司决定撤销你的队长资格,并且予以警告。尤长靖说,好,我接受,谢谢您。他知道做错事要承担后果,他想要承担,他也愿意承担。只要是为了林彦俊,就都行。

  可是那时表面上都是强撑出来的冷静,他也只二十四岁而已,面对娱乐圈打拼多年的女强人时怎么可能不发怵。他曾经还把自己的一切都押在这次比赛里,现在结果攥在手心了,他没有理由不珍惜。他当然比谁都珍惜。

  尤长靖想——可是人这一辈子总不能做什么都为了自己。遇到另一个人之后,总要豁出去些什么吧。

  所以他在沉默的时候,脑子里都是温柔的想法。

  比如,林彦俊,你看,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啊。

  再回来宿舍时林彦俊跟陈立农都已经化好妆,经纪人也跟着上来了,表情却是很严肃的。她一走进来,就让其他几个还没有回国的成员都来客厅开会。林彦俊走到尤长靖旁边,碰碰他的手臂,想从他口中知道些什么,尤长靖只是抬头对他笑,很温柔的样子。

  要很久很久以后,林彦俊才能知道。那时尤长靖的笑是在说——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哥哥,所以我要保护你啊。”


-tbc-


评论 ( 77 )
热度 ( 1003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