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10-11)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10

  尤长靖看向林彦俊的眼神变得更温柔,他明明是浅浅地笑了的,但眼睛却红了一圈。尤长靖想,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被某人捧在手心,当作宝贝对待。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人上瘾,可能会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戒掉。

  “哭什么,嗯?”

  “才没有哭。”

  林彦俊捏了捏尤长靖的下巴,把他搂到怀里:“那哥哥带你回去睡觉。”

  (点此阅读

  

11

  太疯狂了。尤长靖早晨穿衣服的时候对着镜子看自己,从里到外都是熟透的样子,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林彦俊还在睡着,尤长靖有点想要逃避现实,没有叫他起床就出了门。

  陈立农正在打着哈欠叠被子,他瞥见尤长靖问了一声,又穿格子衬衫吗?

  尤长靖应了一声,说你等一下收拾好了记得叫林彦俊起床,导演组昨天还约了我今天早晨对台词,要来不及了。

  陈立农觉得尤长靖今天有点不对劲,但也说不上来是哪里,这种事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围,但潜意识里第一反应是与林彦俊有关。他想了想,没敲门就进了里面的房间。

  林彦俊已经起床了,正靠在床头玩手机。旁边那张床是整整齐齐叠好的,没有一丁点躺过人的痕迹。

  “长靖叫我来看看你起床没。”陈立农瞥见他肩膀上几道抓痕,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在心底隐秘的猜测竟然有可能是真相。

  “他去哪了?”

  “导演组找他对词,先出门了。今天公司大老板和几个投资方也要过来。”

  “哦,我这就收拾一下去洗漱。”林彦俊放下手机,发现陈立农正表情复杂地盯着他看。“你干嘛?”

  “林彦俊……这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现在……你们收敛一点。公司人多口杂,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过,工作人员已经有人在传你们……”

  林彦俊笑了笑,并不在乎,他说传就传,娱乐圈里我们这样的人多的是。我们又没有在他们面前做什么,他们凭什么猜真的就是真,猜假的就是假?

  陈立农眉头皱得更深,他想林彦俊比自己大不少,尤长靖更不是不理智的人,也许这件事是自己管得太多也想得太复杂了。

  “对不起啊,你知道,我是好意……”

  “我当然知道,谢谢。真的。”

  陈立农出去之后林彦俊低头给尤长靖发微信,听到提示音才发现那人早晨匆匆忙忙的连手机都放在了床头没有带。他有点无语,在美国这个笨蛋人生地不熟,虽然身边有助理跟着,也不能连通讯工具都不拿一个。

  外面蔡徐坤在叫他的名字,不知道做什么,林彦俊于是顺手把自己的手机也放在柜子上,换了衣服出门去洗漱。


  另一边尤长靖跟着导演组在外间对了词就先出门准备找个地方单采,有一个摄影导演出门时候把镜头给蹭花了,好几个人就又跟着返回去准备换镜头。尤长靖跟着一个女助理先下楼到门口等着,他说口渴,那个姐姐就拿了钱去附近星巴克买咖啡。

  尤长靖百无聊赖地走来走去,想要打开微信跟人聊天却到处都找不到手机,正打算进门去检查一下是不是落在了刚刚对台词的房间,却被三个女生挡住了路。

  “哥哥,你昨天去哪儿了?”

  “什么?”尤长靖看这些女孩,她们身上没有单反,脚上齐齐地踩着小高跟,妆容也是精心设计好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站子里负责拍照的前线,可她们的质问却理直气壮,像是无比熟稔的朋友,所以一时间在原地愣住了。

  “你脖子上这是什么?”

  长发女生掏出自己的手机,把里面一张照片放大了,举起手臂一直把手机伸到了尤长靖眼前。尤长靖不得不瞄了一眼,那上面是小小的紫色吻痕。隔了一夜,由娇滴滴的红变成了不太起眼的青紫。

  然后她划到下一张照片,是音乐节上他跟林彦俊牵着的手。非常模糊的一张图片,但清楚的看得出尤长靖那天带在腕子上的手镯和林彦俊的手表。

  再下一张,遥远地隔着玻璃,林彦俊的一小截背影,是在跟谁拥抱的姿势。

  “长靖哥哥,我们那么喜欢你。你绝不能谈恋爱。”带着发卡的女生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拿出打印好的一摞彩印的纸张,上面全部是比赛时她们的投票记录和集资记录。那上面的价格尤长靖有点看不清,但从厚度来看,绝不是微薄的数量。

  “林彦俊也不行,不可以。”

  尤长靖以前从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他站在这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面前都觉得手足无措,退也不是,逃也不是,就只是愣在那里。他从马来西亚来,从前在上海训练都时候也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练习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私生”。

  短发女生突然拉住了尤长靖的手,尤长靖想要缩回来,却一直被拉住。女生长长的指甲深深嵌入他的掌心,他用另一只手去拉,也不敢用力,怕伤了对面的女孩。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流血,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菁菁!你不要弄他,他在出血了!”蓝发卡尖叫起来。

  那个被叫做菁菁的女生缩回手,她还要靠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痴痴地说:“长靖,你不能亲别人,要是能一直看着我就好了。我可一直一直都在看着你呢。”

  “不要再让林彦俊碰你,一点都不行。”

  尤长靖吓了一跳,当然不可能让她再接近了,转头就往外逃。长发穿着矮跟鞋的女生也跟了出来,一直在后面亦步亦趋的。但是论体力她们三个有弱势,尤长靖只跑出了几百米远就把她甩开了。可他还是在跑。

  跑到后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在逃什么。逃那双一直看着他的眼睛,逃自己的不争气,逃对一切都无能为力。

  百分九住的地方在洛杉矶的郊区,尤长靖之前没有一个人出来过,就算是要买东西也都有林彦俊或者陈立农带路。他天生方向感没那么强,东西南北都没办法分辨出来,在南京的时候都会经常迷路。他停下来大口喘气的时候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三岔路口,尤长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从掌心渗出来的血滴滴答答的一直顺着淌进袖子里去。

  这种情形是不是有些好笑。

  尤长靖把袖子挽上去,凝固的血迹和昨晚林彦俊留下的吻痕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这时起了一阵风,吹得他一阵阵的心悸。他突然很迷茫,自己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和他恋爱不是正确的吗?不可以吗?

  那么出道是正确的吗?这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能面对吗?

  我值得被喜欢吗?害怕被这样畸形的爱吗?

  怎么办呢?

  尤长靖在路边坐下,眼睛干干的,整个身体都像是散了架,提不起一点精神来。他把头埋在膝盖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呼吸。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也不能思考。他只听见自己在用非常细微的声音说毫无意义的话:“林彦俊,我好累,你能来带我回家吗?”


-tbc-


评论 ( 111 )
热度 ( 1126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