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9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前文:(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不要枯萎吧少女们

9

  今天没有拍摄行程,平时给他们训练的老师也请了事假,九个人被允许自由支配时间。房间里的摄像头一大早就全部变成了待机状态,大家对此喜悦程度简直堪比过节,幸福指数纷纷走高。

  陈立农正想敲门跟他的两个死党分享喜悦,尤长靖就推门出来了。

  “我跟你讲——”

  尤长靖一只手在背后轻轻关了门,另只手动作飞快地捂在了陈立农嘴上:“嘘——他在睡觉呢。”

  陈立农眯起眼睛看他,尤长靖才后知后觉的脸红了。他缩回手,不轻不重地拍在陈立农肩膀上,脚底抹油想要逃跑,却被抱着脖子拖回来。陈立农拉着长音问道:“他——是谁啊?尤老师,请你回答一下?”

  尤长靖用短短几秒钟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他想自己堂堂一个成年人绝不能被一个小朋友吓倒,他挺起胸膛,拍拍陈立农的肩膀:“这位同学,你作业补完了吗?小小年纪不要那么多问题,少说话,多做事吼。”说完就弯腰挣开陈立农的手臂,跑进浴室把门给关住了。

  陈立农倚在墙上“啧啧啧啧啧”了一阵,觉得没趣,自己出去觅食了。

  尤长靖对着镜子做了个深呼吸,抬头看见镜中的人双颊绯红,从眼底到嘴角都是恋爱中的样子。他好久没有过这种状态,像是回到青涩的少年时代,跟别人提起恋人的名字都觉得害羞又甜蜜。

  方才林彦俊对他说“我爱你”,然后又很可爱的打了个呵欠,头发乱蓬蓬的在他颈窝处乱蹭。他低下头发现那人的黑眼圈明显得堪比大熊猫,原来说一整夜都没有睡真的不是谎话。

  怎么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啊。尤长靖这样想着,对林彦俊的喜欢几乎无以复加。他命令自己不要再让恋爱的想法占据全部思维,想要洗把脸清醒一下,结果洗面奶的泡沫都还没冲干净,林彦俊门都没敲就从外面进来了。

  “干嘛啦,有点礼貌好不好,别人在用卫生间好歹敲一下门?”

  尤长靖本来想装得凶一点,无奈天生嗓音温柔,脸上的泡沫又让他毫无威慑力,当然一秒钟就破功。可他觉得自己有在很正经地讲道理,却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一碰到林彦俊就会下意识的耍赖撒娇。

  林彦俊站到他背后,伸长手臂敲了敲门,一脸无辜:“这样?”

  “……服你了啦。”

  尤长靖笑得眼睛弯弯,用手肘轻轻戳了戳林彦俊的肚子:“你让开点,我洗完脸就出去。”

  林彦俊当然不要让开,而且还得寸进尺地伸手把尤长靖整个人都圈住了抱在怀里。尤长靖有点无语,他不知道林彦俊不去睡觉突然跑来这里做什么,只能姿势别扭地洗了脸,然后转身把水全都蹭到那人的睡衣上。林彦俊的睡衣是白色,湿了就变得透明,露出胸前一小片紫色的斑斑点点。

  是很隐秘的,只有他们两人才能领略的风光。

  “你是小狗吗?”林彦俊笑他,拿了自己的毛巾,捏着他的脖颈给他擦脸,一语双关地问。

  “我就是啦。”

  尤长靖把毛巾扯开扔到一边,拉下林彦俊钳制自己的手,踮着脚往他嘴巴上咬了一口,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溜了。浴室门啪一声合上,林彦俊摸着嘴唇傻笑了好一会儿。

  你说恋爱到底哪里神奇,或者会不会是恋人偷偷学了什么旁门左道的法术。

  一朝动心,就永远动心。


  最近录节目和训练都很累,再加上时差原因,平均年龄不到二十岁的男孩们身体都有点吃不消。好不容易挨到休息,好几个成员一直睡到下午才陆陆续续爬起来。

  王子异跟小鬼一大早去了游乐场,回来顺路给大家带了点啤酒,提议等到晚上九个人好好喝几杯。三个未成年人在镜头外当然争先恐后地举手赞成,剩余的人自然也没有理由不同意。

  吃完晚饭九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中间摆着各式各样的酒瓶。尤长靖作为队长先开了一瓶,提议道:“我们几个人就这样喝很无聊诶,不如这样,我们玩真心话好了。酒瓶头和尾指到的两个人,头部向尾部提问,只要问题不是太过分,被问到的人必须要回答,否则必须干完一瓶,怎么样?”

  “真心话?为什么不能大冒险?”小鬼举手。

  “大哥,你是偶像,要去楼下跳脱衣舞吗?”Justin抢答:“队长,我同意。”

  “我复议。”范丞丞点头。

  林彦俊拿着手机过来,本来想要坐在尤长靖旁边,结果他刚刚坐下,尤长靖却拿着酒瓶去到了他对面。

  “开始吧。”

  尤长靖承认他有私心。关于林彦俊,他想要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可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又没有办法开口。他不知道林彦俊是不是也同样对自己有不少疑惑,同样苦于找不到询问的时机和理由。尤长靖恋爱谈得次数不多,对爱情也是一知半解的,但好像是因为林彦俊这样横空出现,让他想要为他们之间谁都不愿意去触碰的空白努力做些什么。

  酒瓶一直滴溜溜乱转,尤长靖看着其他人或是热泪盈眶或是冰释前嫌,感慨万分。终于,酒瓶的瓶底缓缓在林彦俊的方向停下。这确实是他自己期待已久的画面,但没想到队员们都爆发出怪叫,纷纷开始起哄。

  看吧,你咳嗽,和你爱他都是藏不住的。

  可是大多数人只窥其华丽的表皮,赤裸又血腥的内心就无人深究。因为无人关心。

  这种事只有你和他才关心。

  林彦俊看向尤长靖,他也明白这是尤长靖刻意设下的圈套,甚至都没有打算隐瞒,就光明正大地摊开来给他看。林彦俊又一次意识到,自己爱慕的对象是一个理智、成熟,又坦白的男人。

  他们的爱情开始于人间,从来都不是空中楼阁。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在座的人都愣住,朱正廷想站出来搞笑缓和气氛:“你们的话目前国内还没办法啦——”只有范丞丞、Justin和小鬼笑了几声,剩下的人都瞄着林彦俊的表情不怎么敢说话。

  “我没有打算结婚。”

  尤长靖听见林彦俊认真地回答:“如果遇到了合适的人,我会希望他愿意跟我在一起生活。我希望我们能给对方足够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的来源是我们两个人,不是一张证书,一个酒席,一群人的隔空认证。这样。”

  一度鸦雀无声,紧接着蔡徐坤带头鼓起掌。一边鼓掌一边摇头感叹“这哥的情话水准一流,要努力学习”。

  尤长靖抿了下嘴唇,隔空对林彦俊扬了下手里的酒瓶,将剩余半瓶一饮而尽。他有预想过林彦俊的回答,可是之前想来想去,都是庸人自扰,杞人忧天。直到刚刚那人说了这一段话,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正中红心,能胜过千言万语。林彦俊本来想劝他少喝点,碍着人多才忍住了没说话,拿起手机把字打得飞快:【别喝了,喝多了对嗓子不好,还有问题等会儿回去可以一起问,我保证回答】

  尤长靖:【我酒量很好的 你不知道吧】 

  林彦俊:【不知道的事我们以后还可以慢慢聊,你急什么?】 


  这场小型筵席是在队员们非常温暖的拥抱里结束的,尤长靖跟林彦俊两个人让弟弟们回去休息,自愿留在客厅收拾留下的一片狼藉。范丞丞看不过去想要帮忙,被陈立农和蔡徐坤一人一边手臂地拖走了。

  世界重归寂静。

  林彦俊有点喝大了,脸上红彤彤的一片,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尤长靖倒是面色如常,还顺手扶了他一把。

  “你不怎么会喝酒哦。”尤长靖说。他正把空瓶收到一处去,那些玻璃彼此撞击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有点像是夜里的清醒剂。

  “其实连抽烟也不太会。”

  林彦俊帮忙撑起黑色的塑料袋,让尤长靖隔着半米把垃圾准确地投了进来。

  “但我以前都会,只是不常那样。”尤长靖蹲在地上,用湿纸巾擦拭地板上流淌的液体,看似不经意,实则认真地交待道:“我来中国以前,计划是三十岁之前结婚。后来,大一的时候谈了一次恋爱,一年,说起来,真的诶,我那时有喜欢她到想要结婚。”

  “那怎么分手了?”

  “你其实猜得到吧。”

  “因为她家人不同意,所以——”

  “嗯。”

  林彦俊停下手上正在做的事,他心底酸得很,从听到尤长靖说“结婚”这两个字开始,他整个人整颗心就都在蒸腾。他没想到自己会有这种心态,还以为是因为酒精的原因。

  几个月前他还自信地对着镜头回答:我不会有情敌。

  现在呢?他连自己嫉妒的人都不知道是哪一位,可那人分明满满当当地填充过尤长靖的心,后来还潇洒地一走了之,并且让尤长靖到现在提起的时候都能温柔地把她和“喜欢”、“结婚”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

  没有人能比林彦俊更了解,尤长靖的温柔和真心多珍贵,多让人着迷。

  “诶,你发什么呆啦。”林彦俊半天都不说话,尤长靖把废纸扔进垃圾桶里,起身去拉他的手臂。结果那人像个傻瓜一样,被这么一摇,直接把手里的空酒瓶摔在地上。

  “……抱歉,我去拿东西收掉。”

  “林彦俊。”

  尤长靖拉住他,两只手臂从他腰际环过去,稍稍抬起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用那种非常依赖的姿势,温柔地与他拥抱了。林彦俊是有点被动的,他抬起手臂摸上尤长靖的腰时动作都很迟缓,但抚上去之后就立刻紧紧圈住了。

  “我以前没想过能跟你在一起。你能理解吗?我以前没有意识到,还有这种选择。但是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是那种……”

  “哪种?”

  “喜欢到不想结婚。”

  林彦俊被他逗笑了,想把他从怀里拉出来做点什么事情。但尤长靖应该是在害羞,死死扯住他的衣服下摆不让他动。

  “你听我说完啊——

  算了啦,我忘记了。”

  怎么表达呢,这些话。

  喜欢你这件事曾经不在我的人生规划之内,但是喜欢你以后,我自己的人生都不再能被以前的规则支配了。我的不安不是因为你给不了安全感,而是在经历这种巨大的变动。

  就好像,严重一点说——

  你给了我新的一生,我不是不需要时间去适应。

  “没关系,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可以慢慢聊。”林彦俊用了点力气把黏在自己怀里的小朋友拉出来,笑着看他:“以前的尤长靖是怎么样,我也会慢慢了解。”

  我们慢慢来吗?

  尤长靖伸手去戳林彦俊的酒窝,戳了两下就被握住指头吻了指尖。他脸色绯红,也跟着笑起来。

  林彦俊顺着指尖一直摸下去,从手臂抚过肩膀,然后滑到尤长靖柔软的后腰上,把他猛地往前带一下。尤长靖仰着头,嘴唇猝不及防地轻轻擦过林彦俊的下巴,于是害羞地把脸偏到一边去不看他。

  “我想要两颗西柚。”林彦俊小声说。

  “你要什么?”尤长靖莫名其妙地转回头跟他对视。

  林彦俊满意地笑,低头吻在他的眼睛上:“嗯。I want  to see you.”


  


-tbc-


评论 ( 84 )
热度 ( 1483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