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5-8)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今晚非常甜)


5

  林彦俊明显也很慌张,他为了掩饰这种不自然的情绪才支起身去拿喷头,动作笨拙地,胡乱在头上乱浇,把半个肩膀都淋得湿透了。尤长靖突然很心疼他——或者不仅是心疼,更多的是心动。

  他想象中的林彦俊不该是这样的。至少在他的预期里,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林彦俊应该是游刃有余的那一类人。

  “拿来。”

  尤长靖叹了口气,把喷头抢了过来。

  林彦俊现在变得很乖,尤长靖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还老老实实地闭上了眼睛。

  “干嘛这样,我又没说你什么。”

  尤长靖本来垂着头帮林彦俊冲洗头发上的泡沫,但那人实在是安静了太久,反而搞得他有点想笑。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他也不是良家妇女,没有要因为一个失控的吻逼迫谁来负责。

  他们都是能对自己负责的成年人了。何况刚刚那种情况,尤长靖自己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林彦俊偷偷睁开一只眼睛观察尤长靖的表情,但他一直低着头,摸不透到底是什么情绪。

  “对不起啊……你……真的很好看,我忍不住才……”

  尤长靖关了水,他跟林彦俊对视的时候脸又红了,但表情有点咬牙切齿的扭曲。他不知道该拿林彦俊怎么办,更不知道该拿这样没有出息的自己怎么办。

  明知道认真是错,不认真也是错,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反应,就是不能离他远一点,不能对他说不可以。

  “洗好了。自己擦一擦。”

  尤长靖丢给林彦俊一条毛巾,然后留下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长靖!你终于回来了——我有事跟你说啊!”

  “嗯?好好好,我这就过来。”


  林彦俊隔着门板听到蔡徐坤的声音传进来。那句中气十足的“长靖”在他听来更像是挑衅。他现在真的很不对劲,只要有什么事是关于尤长靖的,他整个人就切换到连自己都陌生的另一个频道。

  他二十几年来谈过那么多段恋爱,平淡的、不平淡的,难忘的、过眼云烟的……在今天来看,全部变成了空白。

  他与那么多女孩分享过爱情,可惜她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像尤长靖。

  尤长靖是这样横空出现的,把他丰富的恋爱经历蛮横的毫无道理地变成一张白纸。所以他现在即使是想要紧紧抓住他,却真的力不从心。

  林彦俊想到这里就觉得沮丧,他胡乱吹了几下头发就回到了卧室,病秧秧地躺在床上。尤长靖一直都没有回来,他就百无聊赖地玩手机。后背大块的淤青一阵一阵地疼,所以即使困也没办法睡着。

  【尤长靖】

  【尤长靖】

  【长得瘦】

  【长得胖】

  【怎样,你是不回来了哦】

  【我睡不着诶】

  【你不会生气了吧?】

  尤长靖在蔡徐坤他们的房间里,微信一直滴滴滴地响,他有点不好意思打扰大家说话,掏出手机想要按成静音。结果看到屏幕上一排林彦俊的名字,又没忍住打开回复他:

  【我又生什么气了?坤坤他们找我问声乐的事情】

  林彦俊:【我快疼死了】

  尤长靖:【不是上过药了吗?之前还说一点都不疼】

  林彦俊:【现在和之前能比吗?你那么重,直接怼到我身上了我会不疼?】

  尤长靖:【你讲讲道理,那时是我让你冲过来的吗?】

  林彦俊:【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尤长靖无语,他抬起头跟几个人解释自己要回房间帮林彦俊擦药,突然被蔡徐坤挡在了身后。

  

  “长靖,你直接回房间,躲开摄像头哦。”

  蔡徐坤把尤长靖推到门外,在他耳边小声提醒。

  “什么?怎么了?”尤长靖莫名其妙。

  蔡徐坤皱着眉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来提示,尤长靖立刻了然,整张脸都红透了。幸好蔡徐坤情商高,做完动作就把头转到另一边去了,否则尤长靖就算是有一百个地缝都不够钻。

 

  林彦俊看到尤长靖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进卧室来,问他怎么了。尤长靖捂着脖子摇头,只是用另一只手推他的肩膀,让他把衣服撩起来好能看到伤势如何。

  “看起来没有变得更重……你不要平躺,要侧着身睡啊。压着那片伤,你不疼谁疼?”

  “那样不舒服……”

  尤长靖叹气,他把捂着脖子的那只手放下来,喉结下方那处吻痕就格外夺人视线。林彦俊盯着那里,眼神又变得有些捉摸不透了。

  “林彦俊,你真的很难搞。”


6

  尤长靖一夜没睡。

  林彦俊身上疼,他心里当然也不好受。晚上那人翻来覆去地翻身,尤长靖听到声音就隔着两张床中间的一小片空隙去拉拉他的手,提醒他不要压住伤口。

  尤长靖想,林彦俊是真的对他很好。毕竟身体的下意识是不会骗人的。

  第二天训练的强度没变,林彦俊也不愿意请假,别人怎么跳的他也怎么跳,眉头都不皱一下。其他七个人都以为林彦俊的伤是真的没关系,只有尤长靖知道,他是逞能得要命。

  中途休息的时候尤长靖跟林彦俊一起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他很担心地去摸他的后背,结果只碰到了上衣下摆,林彦俊就很夸张地喊疼。

  “拜托诶,演得很过分,我都还没碰到你。”  

  “你明明就碰得我痛死了好不好。”

  “碰瓷哦?”

  “嗯。”

  林彦俊把尤长靖衣服的领口向上拉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莫名其妙地笑了,两只酒窝深深地陷下去。他这样真好看,尤长靖觉得自己又开始心跳失常了。

  “幸好那个时候接住你了。”林彦俊突然看着他,有点深情款款地说。

  尤长靖不敢再看他了,只是低着头,连身体都在躲:“林彦俊,你不要总是拿对待小姑娘那套来对付我,又没意思。”

  “如果我能拿那套对你,昨晚我们已经——”

  “你给我闭嘴。”

  尤长靖腾一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吼了林彦俊一句。他现在太敏感,敏感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朱正廷他们在不远处听到了,都朝这边看,又很识趣的在下一秒把目光收回来。

  “林彦俊,我们还跟以前一样,不能吗?”

  尤长靖问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没有意义,所以才刚说出口就丢了气势。

  “你觉得还可能吗?”

  林彦俊扯了下尤长靖的手臂,于是那人重心不稳的又坐下来,怒气冲冲地跟他对视。尤长靖从来没有想过,林彦俊居然是这样不理智的人。他们之间在异样的环境里产生了异样的情感,林彦俊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寻找原因,而是顺理成章的接受了。

  “你现在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尤长靖现在有点憎恨自己追根究底的天性,更恨林彦俊。他想,他们两个人之中至少要有一个时刻保持清醒。他很害怕自己陷入这段感情之后就难以抽身:他天生理智,所以现在还能清楚地认识到林彦俊是他的克星——如果纠缠起来,他们这一辈子就都没办法分开。

  昨晚那个失控的吻是一个警报。

  尤长靖明明一直都最警惕,事到临头却还是被林彦俊的情绪牵着走。

  “我喜欢你。”林彦俊说。


  粉丝对偶像说喜欢。妻子对丈夫说喜欢。孩子对糖果说喜欢。

  我想问的是,你现在对我的喜欢究竟是哪一种喜欢?是孤单时的甜点,沙漠中的甘霖,还是一生一世的那个类型?

  

  “回国以后还喜欢吗?十八个月以后呢?两年以后呢?”尤长靖问。他其实被那句喜欢吓住了,甜蜜的气泡一点点滋生,一直冲向心房去。可他还有太多说得出口说不出口的顾虑,一时之间两种想法相互抗衡,哪一种都说服不了他自己。

  林彦俊愣住了,他没懂尤长靖想要问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才能符合他的心意。

  尤长靖转过脸去:“我们都冷静一下吧。”

  

7

  尤长靖在很刻意的跟林彦俊保持距离,大家都看出来了。林彦俊表面上对这种疏远是冷冷淡淡的,尤长靖不跟他走在一起,他就去找范丞丞和朱正廷他们一起玩,午饭也一块吃。

  他们睡在一个房间,尤长靖就故意在别人那里待到很晚才回来。林彦俊也就顺遂他的心意,早早睡下。所以就连夜里两个人也没有一丁点的交流。

  这样过了好几天,整个组合的气氛都不太对。

  陈立农劝尤长靖不要这样太划清界限,最好的方法其实是和林彦俊做回好朋友,像来美国之前那样。尤长靖无语,要是能做好朋友谁要这样不上不下地晾着对方?

  这天训练完公司发了福利,要带他们九个人去本地的音乐节放松心情。林彦俊本来推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出门,硬是被范丞丞从床上拉起来,墨镜都直接给戳到了脸上。林彦俊不想扫大家的兴,只好起来换了衣服跟着出门。上车之后倒是第一眼发现尤长靖画了个挺精致的妆,衣服搭配得也很是亮眼。那人跟陈立农一起坐在后排,林彦俊死死盯着他,想都没想直接坐到了他们俩旁边。

  陈立农被夹在中间,笑不出来。

  “晚上结束之后去吃宵夜吗?”林彦俊问陈立农,眼睛却盯着尤长靖看。

  “啊……?”陈立农看看林彦俊,又看看尤长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表态。

  尤长靖把头扭过去看窗外,耳朵却红红的。

  “你们随意吧……”陈立农找了个借口开溜,跟Justin坐到一起去了。

  他们中间现在空出了一个座位,但林彦俊并没有靠过去,只是坐在原处,侧头注视尤长靖露出来的那一大片雪白的脖颈有些出神。他又想到他们几天前的那个吻,想到尤长靖柔软的身体温顺地贴着他的身体。他还想到尤长靖那时湿漉漉、泛着绯红的眼角,被吻着的时候连余光都是风情。

  尤长靖感受到林彦俊的目光,强迫自己不要就这样回头。可是仔细算起来,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好好看过对方了。

  说要保持距离的是自己,最后忍不住要靠近的也是自己。

  尤长靖发现他好像确实有些任性,但这种任性的坏习惯好像只有林彦俊才能触发。原因无从考究。

  尤长靖不再逼着自己看向窗外,他试着接受林彦俊非常炙热的目光,但很快却又败下阵来。他没出息得很,只是被这样甜蜜地看着,就能全身发软。幸好很快到了目的地,林彦俊跟其他人先下车离开了。尤长靖跟在队伍后面,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过了电,连好好走路都不太能做到。

  音乐节那一大片草地上观众摩肩接踵,妖冶或者清纯的异国面孔随处可见,尤长靖已经好久没有参与过这种场合。他来之前以为自己会全身心放松下来,甚至暗中期待过某一段不为人知的艳遇来拯救他此刻的状态。

  但事实上是不可能。

  有林彦俊在就不可能。

  他下意识的隔着一小片人群的肩膀望向林彦俊,那人正在不远处挥舞着荧光棒,声音明明都和周围的喧嚣融合进了一起,可是尤长靖竟然还是能清楚准确地分辨出来。

  很想他。

  真的很想。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也非常想念他。

  尤长靖心里很乱,朝前走的时候被一个女生撞个正着。他吓了一跳,低头把人扶稳,说了句抱歉。女生抬起头也说“sorry”,她长着一张容易令人一见钟情的风情面孔,可此刻尤长靖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今晚月色很好,风很轻,音乐也很动人。

  适合头脑发热。

  林彦俊一直用余光瞄着尤长靖的方向,发现他在朝自己移动过来时,也穿越人群朝他的方向靠近,在距离半米处一把牵了他的手腕把人直接拖到身边来。尤长靖踉跄了一下才站稳,林彦俊低下头,在他耳边大声地质问:“我看到你和别人抱在一起了。”

  尤长靖知道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并没有回应,只是主动牵了他的手。当他们掌心的温度相互交融时,尤长靖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他想,原来这样才是对的。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个角落。大家都在忙着快乐,在忙着寻找生命中最庸庸碌碌的那一点幸福。我们为什么不呢?我们为什么不能紧紧抓住这个时刻,放肆地去爱啊?

  反正音乐停止之后又没有人会记得。

  我能不能也试着放下那些没有人会在乎的顾忌,做到及时行乐?

  尤长靖侧过身,把林彦俊紧紧抱住了。林彦俊弯了点腰,顺势把尤长靖整个人都圈进怀里,手指也温柔地抚着他的耳廓。

  “不会再故意躲我了吧?”

  “不躲了。”

  “怎么这么乖?”

  “林彦俊……”

  “嗯?”

  “我没有你不行的。”

  好吵啊。林彦俊放开尤长靖,他不在乎今晚夜空里的焰火,也不好奇舞台上歇斯底里的歌者唱的是什么。他只看着尤长靖的眼睛,就知道自己彻底堕落了。

  尤长靖眼看林彦俊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抿起嘴巴,有点娇气地踮起脚又抱住了林彦俊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回到他的身上。

  “不要在这接吻吧,很可怕诶。”

  “……”

  林彦俊能感觉到贴在自己胸口的,尤长靖的心跳。它咚咚咚地震动,连带着让自己的心跳都不正常了。他想,是尤长靖开启了他人生中一本新的相册,从这一秒开始,他们的余生每一帧画面都会镌刻在上面。

  如果是这样,那么扉页一定要镶嵌这一刻他们拥抱的相片。这可能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以来所能想象出的最完美的画面。


    

8


  (点此阅读)


-tbc-


p.s.lyzj恋爱时候的样子是我自己的脑补 并没有完全按照现实表现出来的性格来写 大家觉得ooc我可以理解~谢谢大家喜欢这篇文我会努力更新的qaq

btw 中间可能会有点虐但不会be不会be不会be!


评论 ( 122 )
热度 ( 1757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