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1-4)

林彦俊×尤长靖/现背/长篇

ooc有 

两个需要长大的成年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1-4) (5-8) 9 (10-11) (12-13) 14 (15-16) (17-18)


1

  “尤长靖,回来把衣服穿好再走。”


  自从NINEPERCENT九个人住进LA的宿舍,陈立农就不止一次听到林彦俊在大清早这样“提醒”尤长靖了。

  尤长靖前脚还没踏出卧室,就被林彦俊揪着领子拉了回去。隔间的门砰一声重新被锁住。陈立农并不打算对他们的二人世界表现出任何好奇,只是习以为常地笑了笑,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哪里有没穿好衣服啦……你很烦诶。”

  尤长靖转回身,本来是想拍开林彦俊的手,因为力度太温柔,反而是自己的指头被那人用力握住了,然后一直向下摸到指根的位置。尤长靖的手指是温热的,带着点湿润。就像是清晨的花瓣上总要沾着露水,那样。

  林彦俊觉得自己被蛊惑了。他把尤长靖拉近了些,任由自己的手指向下游走,最后他们彻底变成十指紧扣的姿态。像之前演出时候的那段短暂的双人舞,紧紧勾在一起。

  “林彦俊。”

  尤长靖小声地叫了他一句。但是语气是很平淡的,甚至还带着点和他手心里一样的温热。

  是很缱绻的越界提醒。

  “……袖子挽得太上了,这样不好看。”

  林彦俊放开尤长靖的手,那一秒有点像是被弹射出去的。但下一秒他又抓住尤长靖的手腕,神色如常地把他的袖管一直向下拉,再在末端稍微翻上去一点卷边。

  尤长靖任由他低着头没意义的忙着处理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笑的时候有点无奈,但又是非常纵容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但男生之间可以被正常界定的亲密一定不该是他们这样。

  “你这么早出去做什么?他们很多人都还没起床。”

  “我是队长啊,所以才要早点出去准备不是吗?”

  林彦俊坐在床尾,尤长靖站在他对面,所以是用俯视的视角看他的。这个时候尤长靖总能真切地感觉到自己面对的是小一岁的幼稚男孩,即使这人的掌控欲和占有欲都汹涌得吓人。

  “我头疼。”

  林彦俊说这句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他仰着头直勾勾地看着尤长靖,眼神却令人琢磨不透。

  尤长靖失笑,他最近真的对林彦俊应付不来。不对,是完全招架不住。很多时间在林彦俊面前他就像个身体僵硬的笨蛋木偶人。

  “那怎么办?”尤长靖听到自己把这四个字问得小心翼翼。

  “我昨晚根本没睡着。”

  “嗯?”

  林彦俊突然抱住尤长靖的腰,把头靠在了他的肚子上。尤长靖毫无准备,条件反射地颤抖了一下,像是某种受惊的小动物,然后被林彦俊抱得更紧。

  “白天练舞很累,晚上不能点外卖,又很饿。”

  尤长靖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上一秒到底在紧张什么,又在期待什么。他试着回抱林彦俊,像个真正的大哥哥一样摸摸他的头发和耳朵:“这样的话,今晚我陪你去吃宵夜好了,反正……”

  “而且——”

  “什么?”

  “你昨晚有在说梦话。”林彦俊说这话的时候还闭着眼睛,像只是随口一提而已。

  尤长靖却突然跳脚了,他一把推开林彦俊,表情变得很纠结,脸颊上还有可疑的绯红:“我说什么了?”

  林彦俊站起来,他每往前走一步就把尤长靖向后逼退一步。房间本来就不大,尤长靖没退几下就将脊背贴上了墙壁,他伸出手臂抵住了林彦俊的胸口。

  “你有叫我的名字哦。”

  “……放屁。”

  “你确定没有?”

  尤长靖看出了林彦俊是在逗他玩,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之后双手用力推了他一把。这一下是真的用了力气,把高他一头的人推得往后趔趄了好几下,差点一屁股坐回到床上。

  他不喜欢被林彦俊像是女生一样对待。被粉丝称作“甜心”这样女性化的称谓不代表他没有自己作为男人的底线。

  界限是要划分清楚的,否则那样做明星,总有一天会做不成自己。

  “止疼片在我行李箱里有。实在撑不下临走前吃一片,今天还要练习一天。”尤长靖粗暴地捏住门把,抛下这句话之后“砰”一下甩上了门。


  因为他昨晚是真的有梦到林彦俊。

  甚至那个影影绰绰的梦他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甩都甩不掉的在脑海里如影随形。


  一直到其他几个人都陆陆续续收拾好从房间里出来集合,尤长靖都没再和林彦俊说过一句话,但眼神却老是控制不住的在虚空中打转几圈最后又轻飘飘回到他身上。

  出门之后尤长靖走在最后,差点被围过来的人群跟另外八个人阻隔开来。林彦俊见状从前面停下,一把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来。尤长靖刚才跟他赌的气立刻全部都烟消云散,只低着头压低帽檐乖乖的被林彦俊护在身前。

  “对不起啊。”

  “上车以后再说……”

  “不行,就现在。”

  林彦俊戴了口罩,尤长靖却没有,他怕他们的对话被别人听了去,着急地瞪了林彦俊好几眼。

  “昨晚我什么都没听到,真的。别生气了?”

  “我,没,有,在生气!”

  快到车门的时候尤长靖拉住林彦俊的手腕快跑了两步上车,引起周围一小阵的惊呼。他们坐在面包车的最后一排,以往都会跟外面的粉丝挥挥手,比颗心之类,但这次直接拉了窗帘。

  “林彦俊……”

  尤长靖本来想说点什么来提醒林彦俊,他们现在这样很奇怪,可是他张开嘴巴,除了叫他的名字,一时之间什么其他的措辞都想不起来,他有点气自己果然还是和中国人有本质的差别。所以气氛又变得不对劲了,他叫这三个字的时候分明有点像是撒娇,也看得出林彦俊真的非常受用。

  他们看着对方,林彦俊朝他越靠越近,有点像是要接吻的姿势,尤长靖都忘了躲,只觉得自己有点头晕。幸好下一秒林彦俊只是伸出手,用指尖拂掉了尤长靖粘在眼角的一根睫毛。

  “其实是我。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

  林彦俊靠回椅背上,说这句话的时候面不改色,甚至还稍稍侧过头想要捕捉尤长靖的反应。

  尤长靖也不知道自己该作出什么反应。


  “长靖!”


  朱正廷从前排回过头的时候,尤长靖对他的感激简直多到了无以复加。他现在希望听到任何人叫他的名字,除了林彦俊。


  “你有没有带止疼片来啊?我牙疼,快死了……”


  尤长靖只能扭过头看向林彦俊。林彦俊看着他纠结的表情差点笑出声,本想坐直身体让他自己来翻,但想想早晨发生的“事故”,还是作罢。他从裤袋里拿出一板药片,隔空扔给了朱正廷。尤长靖想要问他为什么没有给自己留一片,再一想就立刻明白,他早晨说头疼根本就是胡编乱造。

  

  “谢谢队长助理!”


  “你梦到我什么?”尤长靖突然问。

  林彦俊耳朵也有点红,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这样及其不合理的跟尤长靖坦诚,这时他意识到,跟他有着千丝万缕暧昧关系的并不是心怀浪漫幻想的年轻少女,而是一个和他同样现实但又容易陷入纠缠陷阱的男人。可他一向不喜欢把什么东西藏着掖着,也不觉得他昨晚那个梦犯了什么大错。

  “你一直叫我的名字,一直要我别走。”

  尤长靖抿了下嘴唇,扭过头不看林彦俊,小声说:“那你是要打算走去哪?”

  “所以昨天晚上我就告诉你,我哪都不去,尤长靖。”

  

2

  到练习室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今天来教跳舞的老师还是那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美女。九个人之中除了范丞丞不以为然地觉得自家姐姐最漂亮,剩下的都在上课的时候双眼发亮。

  苦就苦在大家英文水平都是just so so,撩美女的话就相当不ok,于是纷纷作罢乖乖练习。

  不过说起来也不算是什么意外事件,老师对林彦俊有兴趣得很,两个人单独的肢体接触也要比其他人多出来不少。大家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眼神你来我往的火花,也都心照不宣地帮忙掩护。

  尤长靖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去接水,在走廊的拐角瞟见正帮林彦俊点烟的女老师,原地愣了两秒钟之后朝相反方向快步流星地跑开了。当时他没有看清林彦俊的表情,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有些生理性地反胃了。

  他还不知道林彦俊也会抽烟。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林彦俊抽烟这件事比较让他震惊,还是看到林彦俊跟金发美女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厘米这画面更让他惊讶。

  其实这两件明明都不是那么无法接受的事情。二十岁出头的男生都青春正盛,一身的荷尔蒙无处发散。这个时间段,轻浮和叛逆都还是他们的本能。是本能不是原罪。

  可是几个小时前他还在自己耳边说“我哪都不去”。

  尤长靖越想越觉得自己矫情,最近这一段时间他和林彦俊几乎是每一分钟都粘在一起。他想,是不是这样让自己的雄性激素分泌减弱了,才导致现在的思维方式都像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子。

  “尤长靖?”

  尤长靖在饮水机旁边拿着杯子愣神,水已经接满了,满溢的部分顺着杯壁源源不断地渗出来。

  “长靖……你没事吧。”

  陈立农帮他关掉了开关,幸好流出来的都是温水,否则尤长靖刚刚根本毫无知觉。

  “啊?没事,诶,怎么满了……我们回去吧。”

  “你不要想那么多。他玩玩而已的,大家都看得出来。”陈立农意味深长地看着尤长靖,拍了拍他的肩膀。

  尤长靖挤出一个笑容:“你说什么啊,我们走吧。”

  稍微熟识一点的朋友,没有人看不出林彦俊和尤长靖非同一般的关系。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在娱乐圈里像他们这样的人多得是,甚至如今最当红的那几个年轻的小生小花,都和某人有过某段无法登上台面的暧昧情缘。

  这种情况下从来都是当局者迷。

  林彦俊是看见了尤长靖从自己旁边跑开的。那时他突然就没了兴致,嘴里叼着的那根烟也没有了味道。女老师看他这样也觉得没什么趣,连个吻都没接到就骂了句英文离开了。他站在原来那个地方继续抽烟,喷云吐雾的,最后把自己呛了个半死。

  其实根本不会抽烟。

  上一次尝试是初中的时候在学校的水房里,同样是今天这个事态,呛到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其实都不是他的本意。

  抽烟不是,跟女人厮混也不是。

  林彦俊拖沓着回到练习室,发现尤长靖已经继续在练舞了。他穿了一身宝蓝色的运动服,帽子也是宝蓝色的。颜色暗得很刺眼,在练习室所有人之中最刺眼。

  他真的很矛盾,很极端。

  对尤长靖的态度在想要零距离的亲密和无限遥远的逃避中接连不断的转换。

  他靠着镜子坐下,明明想要放空几分钟的,眼睛却一直跟着尤长靖在转。所以那人崴了脚,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向后跌过去的时候,林彦俊好像是在一瞬间冲到了他背后,然后两个人一起重重地倒在地上,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范丞丞离尤长靖最近,他跑过去一手一个把两个人拉了起来,一边拉一边感叹:“哇林彦俊你好厉害,你跑得好快,你反应也好快。”

  尤长靖侧头看向林彦俊,那人捂着腰,表情扭曲得一点都不像是在装模作样。他刚刚是整个人摔在林彦俊身上的,完全没有感觉到疼。

  “我看一下。”

  尤长靖把林彦俊扯过来,粗暴地掀开了他背后的衬衫。林彦俊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听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尤长靖折腾。刚那一下摔得很重,他后背青了一大块,只看着都觉得触目惊心的疼。

  蔡徐坤从镜子里看到他们这边的情景,跟老师说明了情况,把音响暂时给关掉了,跑过来问他们要不要到医务室看一看。剩下的人都围拢过来,关心地询问还能不能继续训练。

  “也没那么严重啦。”

  尤长靖放下林彦俊的衣服,替他打掩护。他知道林彦俊不太习惯被太多人热切关心,也不怎么喜欢被大多数人照顾,成为拖后腿的一类。

  “我带他去隔壁上药就行了。大家继续练吧。”

  女老师听了蔡徐坤的解释本来想要跟过去陪同,结果被尤长靖给拦住了,礼貌又绅士地朝她鞠了一躬,然后牵过林彦俊的手带他走了出去。但做这些是出于什么心态,尤长靖不敢说,也不愿意去想。

  走到拐角处他本来想要甩开林彦俊的手,但却怎么也甩不掉了。

  “放开……”

  “不。”

  “林……”

  “我好疼啊,真的很疼。”

  他在撒娇吗?尤长靖难以置信地看向林彦俊,剩下的半截话哽在喉咙口,再也没办法说出拒绝。


3

  他们在医务室领了药水,林彦俊背对着尤长靖坐在床上,尤长靖小心翼翼地拿着医用棉在他背部那一大片青紫上面涂抹。他不时能听到林彦俊倒吸气的声音,自己的心也跟着发颤。

  “你不打算骂我?”

  “我骂你干什么?”

  “我跟老师——诶!这样真的很疼!”

  尤长靖没理他,继续低头抹药。

  “你不想问问——”

  “不想。”

  “尤长靖,你到底——”

  “我说了我不想听,你这人怎么没完没了啊?”

  尤长靖把药水摔在桌子上,站了起来。他气很大,声音也不小,坐在办公桌前面的医生以为他们在吵架,朝这边探头探脑地看过来。

  他之前很少会跟别人吵架,冷战这种事更是发生得少之又少。

  可能是十五小时的时差完全颠倒了世界,尤长靖觉得来到LA之后他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

  以往他身边有同学,有其他朋友,有在读书,也有自己的生活。可是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后,他就真的只剩下林彦俊。尤长靖想,这一定就是自己越来越失控的源头。

  “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就不那么做了。”

  林彦俊转过身,握住了尤长靖的两只手腕,定定地看着他。林彦俊永远有办法让尤长靖从暴躁变得平静安稳。他没有给尤长靖思考“为什么”的时间,他的眼神每一秒钟都在逼尤长靖“回应我”。

  “我不喜欢。”

  尤长靖低下头,直白又坦然。

  “对不起。”林彦俊像是松了一口气,他把手向下滑,拉了拉尤长靖的手,然后又松开。

  尤长靖的动作停顿了几秒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紧接着叹了口气又拿起了药棉,把他的肩膀推回去,继续擦药。

  “林彦俊居然每天都在跟我说对不起。回去告诉林超泽他们,那些人要笑死你了吧。”

  “我这么混蛋吗,每天都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那都是你以为的。我没觉得需要对不起。所以你别再说了。”

  尤长靖单腿跪到床上,凑过去往林彦俊腰上的那一块吹了口气,然后帮他把衣服往上撩了一点。“好了,弄好了。还很疼吗?”

  “本来也没有很疼。”

  “是哦……最好是这样。”

  “嗯,衣服可以放下来了。”

  “要再等一下,刚刚药都黏上去了。”尤长靖很强硬地按着林彦俊的衣服不让他放,林彦俊只好妥协。“刚才谢谢你哦。”

  “反正你也肉肉的,砸到身上也没有在疼。”

  “……”

  

  “哥还ok吗?诶?我来得不是时候吧?”


  Justin可能是刚去接了水顺路来医务室看看林彦俊,一进门先捂住了眼睛。尤长靖一向喜欢这个弟弟,聪明得要命,就是年纪还小所以太皮。他把林彦俊的衣服慢慢放下来,跳下病床去“教训”Justin。

  林彦俊站起来,感觉身上轻飘飘的,可能是因为尤长靖刚刚靠得太近,呼吸全部都喷在他的侧颈。


  “打扰你们谈恋爱了吧!”

  “你再给我胡说八道一个试试?”

  “长得俊锁死了!”

  “……我看你是想被队长暴打。”


  把Justin遣送回练习室之后尤长靖陪林彦俊在这边坐着,林彦俊想到那句“恋爱”,突然很认真地端详起尤长靖的脸。

  “突然看我干嘛?”

  “想事。”

  他们现在肩靠着肩,很像是小学生的坐姿。尤长靖戳了戳林彦俊的酒窝,把他的脑袋转回去:“那不要一直看着我。这样我会害羞。”

  “你来中国前有谈过恋爱吗?实话。”

  “……我都24岁了,没谈过恋爱是正常的吗?”

  “那你喜欢怎样的啊,我很好奇诶。”

  尤长靖放下手机,看着林彦俊:“你猜猜看。”

  “漂亮的姐姐吧。”

  尤长靖笑了,眼睛都眯起来。他觉得林彦俊有点可爱,尤其是这样试探的样子。

  “你没听说过吗?男人的通病。25岁以前会喜欢年上的类型,25岁以后又会偏向于年下。”

  “那25岁以前就不会考虑年下吗?”林彦俊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你不如问问我,现在这种情况要不要考虑你?”

  “好啊。尤长靖,那你会考虑我吗?”

  

4

  “我是开玩笑的。”

  

  尤长靖当然知道林彦俊在开玩笑。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之间不能够开这种玩笑。

  他们之间,现在也不是那种可以自由自在地谈论女生的关系。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陈立农洗漱之后就轮到尤长靖。他们两个和林彦俊共用一间浴室,所以前面两个人洗澡的时间都会不自觉地缩减。今天尤长靖心情有点复杂,在里面的时间比往常长了些。他关掉淋浴,擦干身体之后刚把大号的白色体恤套上,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了。

  这个时候如果出现的人是陈立农,或者任何一个熟悉的面孔,他都会面不改色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除了林彦俊。

  可偏偏就是林彦俊。

  尤长靖一下子就慌了,他往后退了半步,觉得自己很怂,但又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正确的动作来证明自己并不怕他,所以干脆停在了原地,愣愣的。

  “你干嘛,你紧张什么?”

  “我才要问你想干嘛吧?我都还没出去,你进来做什么?”

  “……来求你帮忙。”

  林彦俊的声音软下来,尤长靖有点莫名其妙。

  “我今天好像没办法洗澡,所以,你帮我洗头发吧?”

  “好……好啊,那你先出去换一下衣服。”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出了门,赶紧套上了内裤和短裤。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或者,到底是害怕还是期待什么会发生。

  他对着浴缸呆呆地站了好久,直到浴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林彦俊换了衣服,拿着一把小板凳走了进来。

  “你怎么又瘦了?”

  尤长靖看他把手臂露出来,肌肉线条虽然还是流畅,但比之前明显的单薄了不少。

  “吃不好吧。”

  林彦俊乖乖坐下,往后一直靠到浴缸的边缘,然后脖颈被尤长靖很小心地托住了,在下面垫了两层柔软的毛巾。

  “要好好吃饭啊。不好吃也多少要吃点。这样的话,水温可以吗?我没给别人洗过头发诶,你有够荣幸的哦林彦俊。”

  尤长靖蹲在他旁边,一只手拿着喷头,另一只手圈过他的脖颈,不太专业地帮他拨弄着头发。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他的嘴唇离他很近,雪白的脖颈也在日光灯下发着光。林彦俊没有见过哪个女生长着像尤长靖这样漂亮的唇形,也没有谁的皮肤能像他一样光滑白皙。

  “眼睛闭上,不然你自己洗吧。”

  尤长靖当然感受得到那两道炙热的目光。他被那种热度烤得脸颊通红,连耳朵都可疑的发烫了。林彦俊看得心动不已,他张了张嘴巴想要说句什么,但尤长靖把头转过去了,很认真地倒起洗发露来。

  “叫你把眼睛闭上,不然泡沫会进到眼睛里。我没在跟你开玩笑哦。”

  刚刚还充斥在浴室里的哗哗水声此刻已经停止了。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蒸腾的热气,和在暧昧关头半进半退的两个人。

  林彦俊才不要受尤长靖的控制,他“嗯”了一声,眯着眼睛继续盯着看。尤长靖有点无语,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凑过去,把洗发露在手上搓出泡沫之后揉到他的头发上。

  这个姿势太奇怪了,像是拥吻,还是自己主动。尤长靖觉得不对劲,可是又逃不开。他的腰都被林彦俊掌控住了,他不敢乱动,怕林彦俊后背磕到哪里会疼。

  “尤长靖,你为什么要闭眼睛?”

  “……”

  (点此阅读

  “长靖,你在里面吗?”

  蔡徐坤的声音。

  尤长靖整个人抖了一下,他几乎是从林彦俊身上弹了起来,还腿软得差点要摔倒。

  门刚才被林彦俊反锁了,他捏了捏尤长靖的手示意他冷静,然后朝外面喊了句“他刚刚出去买东西了,我现在在洗澡”。

  “啊!好,那我过一会儿再来找他好了。”

  尤长靖坐在浴缸边缘喘着粗气,他不太敢看林彦俊,也不太敢回想一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他想要出去冷静几分钟,请陈立农来帮林彦俊冲一冲头发,但却被林彦俊紧紧攥住手腕。

  现在的尤长靖是不能被别人看见的。

  他太娇艳了,像是一朵刚浸了露水的玫瑰花。他的脸上是透着粉色的红,脖颈上也是红,还有一块很明显的咬痕,那是林彦俊刚刚印上去的记号。连露出来的两截手臂都是通透的红,不论谁看了,都一眼能够断定他正在被情&事滋润。

  “别走,行吗?”

  尤长靖低头看着林彦俊,犹豫着,终于还是点头。

  他对他果然还是没有一丁点的抵抗能力。


-tbc-


评论 ( 113 )
热度 ( 2989 )

© 来自星星的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